澳门新葡亰首页

澳门新葡亰首页最高法与香港签署民商事案件相互委托取证安排

二月 15th, 2020  |  澳门新葡亰首页

最高法与香港签署民商事案件相互委托取证安排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6-12-30
08:58:34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1997年7月1日零时,中国政府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历经百年沧桑的香港终于重回祖国怀抱。随着一国两制方针的成功实践,香港与内地的人员交往日益频繁密切。有效化解纠纷、维护公平正义、增进两地人民福祉,是两地法律人责无旁贷的共同使命。回首二十年来两地探索构建、不断完善司法协助体系的历程,前进的步伐始终没有改变。二十年来,两地司法协助工作成果丰硕,经验宝贵。合作共赢、造福于民,是两地司法协助不断拓展深化的目标宗旨和动力源泉。为此,我们今日推出《增进民众福祉
共促民族复兴》专版,回顾内地与香港司法协助二十年来的成果与足迹,敬请关注。

最高人民法院与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20日在香港签署《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执行婚姻家庭民事案件判决的安排》。
最高法有关部门负责人在北京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表示,签署《婚姻家事安排》在法律领域丰富和发展了“一国两制”理论和实践,有利于维护两地司法裁判的效力,有利于切实保障两地民众利益。
问:自香港回归以来,最高人民法院与香港特区政府签署了哪些安排?
答:香港回归祖国20年来,随着两地交流合作日益深化,两地互涉法律纠纷相应增多。作为一国之内两个相对独立的法律区域,内地与香港特区具有不同的法律制度和司法制度。香港基本法第95条规定,香港特区可与全国其他地区的司法机关通过协商依法进行司法方面的联系和相互提供协助。
两地法律人在“一国两制”方针指引下,以基本法为依据,创造性地构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区际司法协助模式。即,对有关司法协助事项,由内地有关中央机关与香港特区商签安排,然后分别通过司法解释、本地立法予以转化落实。
根据上述模式,两地先后签署多项安排并得到有效执行:1998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与香港特区政府首先签署《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委托送达民商事司法文书的安排》;1999年6月,双方签署《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执行仲裁裁决的安排》;2006年7月,两地签署《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执行当事人协议管辖的民商事案件判决的安排》。
然而,此后由于种种原因,内地与香港司法协助商签工作停滞不前。2016年3月,沈德咏常务副院长访港期间代表最高人民法院与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签订《会谈纪要》,为重启两地安排商签工作创造了条件,明确两地司法协助安排两年内“三步走”规划:2016年12月底之前签署委托取证安排、2017年6月底之前签署婚姻家事安排、力争2017年12月底之前签署非当事人协议管辖民商事案件判决相互认可和执行框架安排。
2016年12月,双方签署《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就民商事案件相互委托提取证据的安排》,顺利实现《会谈纪要》确定的第一步目标,打破两地司法协助商签工作近十年的僵局。
此次签署的《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执行婚姻家庭民事案件判决的安排》是两地的第五项司法协助安排,为2017年12月底之前签署非当事人协议管辖民商事案件判决相互认可和执行框架安排的出台积累了大量有益的经验。
问:此次《婚姻家事安排》的签署是如何出台的?有何成果和意义?
答:《婚姻家事安排》是2016年3月《会谈纪要》确定的两地司法协助安排“三步走”规划的第二步目标。长期以来,两地婚姻家庭案件相互认可缺乏制度性安排,一地生效判决确定的解除婚姻关系的效力可在另一地以个案方式获得认可,但判决关于夫妻财产、子女抚养的处理结果无法在另一地获得认可和执行。
例如,如果香港丈夫不依照内地法院生效判决给付妻子金钱或支付子女抚养费,妻子无法依据内地判决向香港法院申请采取措施强制香港丈夫履行义务。再比如香港法院判令香港丈夫直接抚养子女,而内地母亲在离婚后未经对方许可将子女带离香港而滞留内地,香港丈夫也无法依据香港判决向内地法院提出强制移交子女的申请,只能通过在另一地重新起诉的方式寻求救济,非常浪费时间和金钱。
近年来,随着两地跨境婚姻的增加,由此所产生的婚姻家庭纠纷也出现增长趋势,两地民众对相互认可和执行婚姻家庭判决的需求和期待十分迫切。因内地与香港的婚姻法律制度有所不同,家事风俗习惯也有所区别,导致《婚姻家事安排》商签工作一度中断,也使得重启磋商之初步履维艰。面对困难与挑战,两地法律界同仁始终牢记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增进民众福祉的初心,在短短四个月的时间内,就两地相互认可和执行的案件范围这一核心问题取得重大突破、达成广泛共识。在磋商过程中,两地既没有囿于本地现有法律制度的差异,更没有照搬照抄国际公约,而是立足于两地实践需求,将在两地同属婚姻家庭纠纷的案件,包括将香港各界十分关心的未成年子女返还等案件,悉数纳入安排适用范围,充分展示了两地法律人以家国利益为重、以理解合作为念、以民众福祉为要的使命担当意识和开拓进取精神。
经过四轮磋商,数易其稿,双方最终对《婚姻家事安排》文本达成共识。安排吸收了两地家事改革最新成果,大力弘扬预防家庭暴力、保护儿童利益等价值理念;创新表述技术,有效实现两地法律制度的对接;尊重两地制度特色与实践发展,将两地婚姻家事案件的最大公约数纳入适用范围。
《婚姻家事安排》正文共22条,规定了安排适用的范围、当事人申请认可和执行的程序及救济途径、法院审查认可和执行请求的依据和处理方法、不予认可和执行的情形等。民众可以一目了然地知晓如何依本安排实现权利,法院收到相关请求后也可以清晰明确地找到处理依据。
签署《婚姻家事安排》,是两地司法协助领域最聚焦民意、最贴近民生、最合乎民心的一项创举,是以法律文件形式落实和丰富“一国两制”方针的又一重大举措。安排待香港特区完成本地相关法律程序之后,由两地协商确定生效时间。安排生效后,绝大部分跨境婚姻家庭案件的判决将在两地得到相互认可和执行,既能大大减少当事人重复诉讼之累,为两地民众带来更多实实在在的福祉,也能进一步增加两地司法的互信,为两地不断拓展和深化司法交流与合作奠定更加坚实的基础。
问:将来两地在司法协助方面还将如何合作?
答:历史和实践证明,差异不是沟壑,而是优势互补、相互促进的基础。虽然两地的社会制度、法律制度有别,但是两地法律界、司法界同仁坚守“一国两制”方针、共促祖国繁荣发展、增进两地民众福祉的初心始终一致。实践证明,只要两地法律界、司法界同仁凝心聚力、相向而行,就没有攻克不了的难关,也没有实现不了的理想。
《婚姻家事安排》的顺利签署,将推动两地司法协助事业行稳致远、更上层楼。两地法律人将继续全面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把坚持“一国”原则和尊重“两制”差异有机结合起来;将以更加开放的心态、更加开阔的思路,解放思想、探索创新,不断扩大合作共识;将以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的责任担当,不断拓展两地司法协助的广度和深度,提升相互协助水平和效果。
下一步,两地既要按照2016年3月《会谈纪要》确定的时间表和路线图,积极有效地开展相互认可和执行非当事人协议管辖民商事案件判决安排的磋商工作,又要采取有效举措,尽快填补刑事司法协助安排的空白,早日实现两地司法协助安排全覆盖,从而为香港建设亚太区国际法律及解决争议服务中心提供更有力的支持,为内地和香港经济社会长期繁荣稳定发展提供更有效的司法保障。

最高人民法院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签署《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就民商事案件相互委托提取证据的安排》

2017年6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与香港特区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在香港签署《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执行婚姻家庭民事案件判决的安排》。

沈德咏和袁国强分别代表两地签署文本

2017年4月23日,内地与香港民商事司法协助二十周年回顾与展望专题研讨会在陕西西安举办。

12月29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分别代表两地在深圳签署《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就民商事案件相互委托提取证据的安排》。

2016年12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与香港特区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在广东深圳签署《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就民商事案件相互委托提取证据的安排》。

香港回归之后,两地人员往来日益频繁,经贸合作更加密切,互涉案件不断增多。根据实践需要,经多次磋商,最高人民法院与香港特区就签署《相互委托取证安排》达成共识。《相互委托取证安排》规定了适用范围、联络机关、办理程序等事项,旨在为两地相互委托取证工作的开展提供明确指引和制度性安排。该安排生效后,民商事案件当事人可以分别通过两地联络机关向对方法院请求协助询问证人、取得文件、扣留财产、取样鉴定等,将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两地法院在审理民商事领域互涉案件时面临的障碍。

2016年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会见时任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谭允芝。

沈德咏表示,《相互委托取证安排》的签署,是内地和香港特区司法协助商签工作停滞十年后取得的一项重大突破。这项成果汇集了两地法律人的智慧,凝聚着两地司法界的心血,必将有利于进一步密切两地司法合作,有利于持续增进两地民众福祉,有利于为两地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更好司法保障,有利于全面落实“一国两制”方针和香港基本法。

2016年9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中华司法研究会2016年年会暨第二届中华司法研究高峰论坛上致辞。

沈德咏充分肯定两地为推进签署《相互委托取证安排》工作付出的努力,希望两地司法界同仁继续携手同心,以最大的诚意,尽最大的努力,相互配合,紧密协作,有序推进两地相互认可和执行婚姻家事案件判决的安排、相互认可和执行非当事人协议管辖民商事案件判决的安排等其他司法协助安排的商签工作。

2016年6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会见香港特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

沈德咏指出,内地与香港同根同源,血脉相连,既是利益共同体,更是命运共同体。尽管两地法律制度有着这样那样的差异,但两地司法都以公平正义、造福于民作为共同的价值追求。同时,正是因为有不同,才更加凸显相互协助、密切合作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只要两地秉持“一国两制”方针,恪守国家宪法和香港基本法的原则,心系人民,勇于担当,积极作为,就一定能够为两地司法协助不断谱写新的篇章,进而为促进香港长期繁荣稳定,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应有贡献。

2016年3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正式率团访港期间,会见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

袁国强表示,今年3月沈德咏常务副院长访港期间代表最高人民法院与香港特区律政司就进一步推进两地民商事领域司法协助签署了《会谈纪要》,明确了有关司法协助安排商签工作的路线图和时间表。《相互委托取证安排》的签署,是两地落实《会谈纪要》的首项成果,是两地司法协助的里程碑,也是两地以司法文件形式贯彻落实“一国两制”方针的重大举措,必将有助于提高两地民商事案件审理效率,有助于切实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2016年3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率团与香港特区律政司司长袁国强签署《会谈纪要》,提出了全面构建两地民商事司法协助机制的共同愿景。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第一巡回法庭庭长刘贵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龚稼立,最高人民法院、国务院港澳办、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律政司等代表参加签署仪式。

2015年12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在广东深圳会见香港特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

2015年9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正式率团访港期间,会见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

2015年7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会见参加中华司法研究会成立大会暨首届中华司法研究高峰论坛的香港代表。

2015年7月26日至28日,第三届海峡两岸暨香港澳门司法高层论坛在澳门举办。

2013年9月23日至25日,第二届海峡两岸暨香港澳门司法高层论坛在台湾举办。

2013年7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会见香港特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

2013年6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会见香港特区律政司司长袁国强。

2013年4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江必新会见时任香港律师会会长叶礼德一行。

2011年9月18日至19日,首届海峡两岸暨香港澳门司法高层论坛在江苏南京举办。

2011年1月25日,时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会见香港特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

2009年6月6日,时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会见时任香港特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

2007年9月3日,时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会见时任香港特区律政司司长黄仁龙。

2006年7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与香港特区律政司签署了《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执行当事人协议管辖的民商事案件判决的安排》。

2004年9月20日,时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会见时任香港特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

1999年6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与香港特区律政司签署了《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相互执行仲裁裁决的安排》。

1999年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与香港特区高等法院就民商事司法协助问题签署了《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委托送达民商事司法文书的安排》。

1998年2月17日,时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会见时任香港特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