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首页

资金规模全球居首 万亿创投行业“大而不强”

一月 16th, 2020  |  学习时代

我国创投行业近年来快速发展,成为落实创新驱动战略和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资本力量。截至2019年6月底,我国创投基金规模达1.01万亿元,从数量看已成名副其实的“创投大国”。但与此同时,我国创投行业也面临诸多“成长的烦恼”。业内人士认为,从“创投大国”迈向“创投强国”,亟待推进创投行业的供给侧改革。

创投基金绝对规模全球居首

从中美监管统计口径上看,创投基金绝对规模已经超过美国,居于全球第一。但同时,创投行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光峰科技、方邦电子、天宜上佳……今年以来,科创板上市“新贵”背后,大多都有创投机构的身影。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说,截至9月30日上市的33家科创板企业中,私募基金参与投资31家;共有320只产品参与投资,投资本金共189.76亿元,其中在投产品287只,投资本金182.99亿元。

这是近年来我国创业投资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缩影。在20年时间里,我国创投行业从无到有,已经发展到万亿规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的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达1.47万家,其中创投基金规模达到1.01万亿元。

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蒋玉才表示,创业投资基金投早、投小、投长的特点日益突出,为初创企业迈出“起步一公里”、整个社会的创新创业创造提供了重要支持。

“如今,接受创业投资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从事智能机械臂领域的越疆科技创始人刘培超说,现在很难想象创始人抵押自己的房产去创业,大部分都寻求专业的创投机构支持。“初创企业不仅能够获得资金上的帮助,也能够在不断的碰撞中修正创业方案与发展方向。”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全国创业投资基金在投项目3.05万个,在投金额5443亿元,所涉企业1.94万家;其中,在投中小企业占创业投资基金在投项目数量和在投金额的78.3%和54.3%,在投高新企业项目和金额占比分别为36.2%和38.9%。

深圳市众投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鹏炜认为,当前,创投行业正面临难得的发展机遇。从募资端看,居民日益增长的财富管理需求带来丰富的资金供给,更加多元的机构投资者也将提供广泛的资金来源。从投资端看,我国科技创新的迅速发展,为创投基金带来了大量投资机会。从退出端看,科创板启动、创业板改革等为创投基金提供了更多退出选择。

不过,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当前创投行业仍存在“多而不精”“大而不强”的问题;一些机构合规意识不强,规范化运作水平不高;一些行业乱象尚未得到有效遏制,风险事件频发。

“短钱多长钱少”成通病

不少创投机构负责人在实际工作中感到“困惑”,一些业内研讨的会议甚至变成了“吐槽大会”,创投行业正在遭遇“成长的烦恼”。

首先,募资难、“短钱多”等成为创投“通病”,行业或将经历“大浪淘沙”。

创投企业一般是普通合伙人作为管理人管理有限合伙人的资金,不少创投负责人表示,在目前的经济大环境下,募资越来越难,甚至影响到企业的生死存亡。

“募资以前主要来自上市公司、高净值客户、央企国企、地方政府等,但去年不少上市公司爆了仓,来源越来越少,竞争日渐激烈。”一位国内排名靠前的创投负责人表示。

除了募资难之外,资金结构“短钱多,长钱少”,也对创投企业发展带来困扰。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发达国家成熟市场的风险投资周期往往在10年甚至20年,而我国不少投资人希望“5年稍好、3年更佳”,在“短钱”指挥棒下,越来越多的基金争抢Pre-IPO项目,而创业早期的中小企业却越来越难得到资金支持。

其次,创投税收政策和部分监管举措政出多门、界限模糊、落地困难。

一位监管机构负责人说,当前行业仍存在基础性概念较为模糊等问题,亟待予以理顺。比如,梳理历年创投行业税收政策文件,文件中“创投企业”“创投基金”和“创新企业”等概念存在模糊不清和前后矛盾,导致“政策适用难”“征管无法实操”等问题,给纳税人带来了较大困惑,也给各地税务部门落地带来了巨大难度。

一些业内人士反映,在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的背景下,“存续成本”的抬高也为创投行业带来严峻挑战。“现在的情况下,一些小基金根本生存不下去,比如2000万元的基金一年收取40万元管理费,不一定能覆盖备案成本,包括律师审计费、审计报告等支出,而且还要养风控、法务、财务等人员。”

再次,部分地方引导基金诟病多,管理体制亟待改革优化。

“一些地市设立引导基金,每个区都搞,每个引导基金都设立管理人,基金互相嵌套,管理人层层提取管理费,导致基金在管理公司中空转,造成终端融资贵。”一位创投机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洪磊认为,私募股权基金领域仍存在若干治理难题:一是部分政府引导基金考核机制不合理,市场化激励不足,治理机制不符合基金运作规律;二是部分母基金和子基金关系不协调,利益冲突损害创新资本形成效率;三是基金管理人集团化抬高社会融资成本,不利于创新资本形成。

业内人士表示,部分地方政府在引导基金管理机制、考核体制等方面,仍与创业投资的行业运行规律有所冲突,甚至按照项目盈亏而非基金盈亏来监管考核,与创业投资高风险的市场规律存在矛盾。当前,引导基金已经占据我国创投资金来源的大半,引导基金的管理体制亟待改革优化。

推进创投行业供给侧改革

专家认为,创投行业对科技创新活力迸发具有重要的牵引作用,从“创投大国”迈向“创投强国”,我国亟待推进创投行业的供给侧改革,助推科创企业成长。

不少创投负责人建议,推进创投机构的差异化监管,为科技创新进一步“松绑”。

“在P2P、私募爆雷频现的背景下,创投行业被‘误伤’现象时有发生。”一位创投机构负责人认为,创业投资基金在投资范围、对象、运作方式等方面与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等有所不同,可以更多考虑创业投资投早、投小、投新、投长的特点,加强差异化监管,提升政府引导和政策支持的质量。

同时,进一步谋划统一的创投税收政策顶层设计,引导行业依法纳税。前述监管机构负责人认为,要厘清基础性概念,明确政策文件中“创投企业”“创投基金”和“创新企业”等主体适用的规则制度,鼓励投小、投早、投新、投长。

此外,宜拓宽创投长期资金的供给来源。一些西方发达国家的创投资金常来源于高净值人群,可鼓励国内高净值人群将部分个人财富捐赠给社会公益基金,其中公益基金可用于风险投资。另外,可以允许保险资金、养老金以一定比例参与长期的风险投资。

中国风险投资研究院院长丁继红建议,应加强国内创投人才、市场氛围、合格机构投资者的培育。相比较国外成熟的创投企业,我国部分创投企业的投资经理比较年轻,不少是“师傅带着徒弟”的“手工培训”,建议在大专院校开设创投相关课程,加强行业专业人才的培育。同时,建议在引导基金的运行管理上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逐步建立市场化母基金为主的资金供给结构,以市场化方式撬动社会资本,促进产业结构转型升级。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