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首页

“老赖”找法官要求把名字从失信名单撤下

四月 26th, 2020  |  审批

重庆:数字背后的执行攻坚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7-07-07
09:32:1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虽任重而道远,但重庆法院一步一个脚印,工作频频获得最高人民法院领导点赞。全面建立民事财产保全中心、出台加强和改进执行工作的16项举措、全面推开网络司法拍卖……创新、狠抓落实、行动迅速、见效快正逐步成为重庆法院执行工作的标签。
2016年7月至9月,全市开展“集中执行攻坚”专项活动,打响了“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第一场攻坚战。在三个月时间里,全市法院执结案件31174件,兑现金额55.23亿元。2016年岁末、2017年年初,全市法院开展涉民生迅雷执行行动,执结涉民生、金融债权、党政机关等特殊主体案件2706件,执行兑现金额7835万元。2017年春节期间,利用7天春节假期,开展“假日攻坚”专项行动,执结案件49件,兑现标的总额863万余元。
1113人与208个执行团队
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采取“1名执行长+1名执行员+1名书记员”的模式,组建了11个执行团队,通过以执行长为中心,执行员具体实施,书记员、法警为保障,团队化开展执行工作,执行效率得以大大提升。“今年1至5月,渝北法院受理各类执行案件6839件,执结案件3553件,同比分别增长78.84%、32.82%。”渝北法院执行局局长游晓彪表示。
目前,重庆法院已建立了由1113人组成的208个执行团队。2016年以来至今,重庆法院共执结案件近25万件,执行到位标的总金额537.61亿元。数字背后,是一项一项的工作累积。高效背后,则是靠一项一项的制度支撑。
2016年4月,重庆高院制定《关于落实“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工作方案》,确立了“基本解决执行难”总体目标和基本原则,明确在2018年4月前实现“基本解决执行难”目标,同时向全市法院下发《关于加强和改进当前执行工作的通知》,提出“坚持执行兑现导向、全力实现应执尽执”的理念。2016年12月,重庆高院起草制定《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实施办案团队建设的指导意见》,探索完善以法官为主导的执行实施办案团队工作模式。
32632件保全案件归一处理
在人案矛盾日益突出的大环境下,“基本解决执行难”必须改革创新,构建更加高效的执行模式。
2016年6月,重庆高院修订关于民事财产保全工作流程的规定,在全市45家法院建立起民事财产保全中心,集中办理财产保全,使执行工作延伸至诉讼立案前,同时充分利用执行指挥中心、保全工作微信群双重平台,强化保全事务的跨级别、跨区域委托,既有效提升保全案件实施效率,又实现了三级法院保全力量和保全资源的集约化利用。目前,重庆法院民事财产保全中心集中办理诉前、诉中、诉讼后执行前、仲裁保全案件共计32632件,保全金额789.86亿元。
“执行难的有效破解,离不开高效执行模式的构建。只有紧紧围绕‘查人找物难、规避执行打击难、财产处置变现难’等难题,不断加大信息技术运用,创新机制,优化方法,建立起更具效率的执行模式,才能有效消除各类机制障碍。”重庆高院执行局局长张晓川说。
2016年以来,重庆全市法院相继建立起执行事务中心,探索执行事务集约化运作,实行“死案单管、简案快执、繁案精办”,促进繁简分流。以上举措有效优化了执行队伍,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人案矛盾。
45家法院全面推开网络司法拍卖
最高人民法院于出台《关于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若干问题的规定》后,重庆45家法院立即全面推开,主动作为,成立专门的司法拍卖小组,深入20余家法院调研摸底,梳理突出问题,积极寻求破解策略;及时调整工作机制,将执行中的司法拍卖、审判执行中的评估职能由司法技术辅助部门调整到执行局,成立司法评估拍卖团队专门负责司法评估拍卖工作。
重庆法院还主动与网络服务提供者对接,以个案探索先行,同时大胆探索司法拍卖辅助工作承担方式,明确拍卖辅助工作既可以由法院自行承担,也可以委托拍卖辅助工作机构承担;在各法院建立司法拍卖辅助工作机构名单库,机构从名单库中随机选定。
2017年以来,重庆高院先后出台《执行中司法拍卖若干问题规定》《拍卖辅助工作机构管理办法》《关于司法拍卖辅助工作机构提供履责保证的规定》《网络司法拍卖辅助工作收费标准》四个规范性文件,
使得网络司法拍卖有章可循。目前,重庆法院已成功推出拍卖财产2558宗,成交487件,成交额达6.33亿。在淘宝网上成交的第一单,溢价率达74.83%。
358个“老赖”被移送追刑责
文某某因借款纠纷被许某诉至重庆市开州区人民法院,法院判决文某某偿还许某借款本金23万余元。判决生效后,文某某拒不履行义务,许某向开州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文某某有能力履行而拒不执行,反而将名下的财产全部转移,导致案件无法执行,涉嫌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开州法院将案件线索移送公安机关侦查,文某某虽然到案后履行全部返还借款义务,但仍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开州法院综合考虑其犯罪事实、情节、悔罪态度等,最后以文某某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拘役五个月,缓刑六个月。记者从开州法院了解到,该院曾在同一天对3件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件作出了有罪宣判。
2016年以来,重庆法院不断加大对“老赖”失信惩戒,不断强化拘留、搜查等强制措施的运用,尤其注重对拒不履行已生效裁判行为的刑事责任追究。重庆高院多次会同重庆市检察院、重庆市公安局就拒执罪追究问题进行协商,重庆石柱、开州等地基层法院还与当地检察院、公安局建立拒执罪联合追究机制,开辟拒执罪打击“绿色通道”。自“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开展以来,全市共计移送追究刑事责任358人,多人被当庭公开宣判。截至目前,重庆法院共将近20万名“老赖”信息纳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其中4.6万余名失信被执行人已迫于压力主动履行义务。
全社会合围规避执行行为
为逃避债务,被执行人文某远走他乡,玩起了“躲猫猫”,长期下落不明。文某以为自己已经成功逃避法院执行。但2017年4月1日晚8点多,文某在外地开房,被公安“临控”系统发现,公安部门第一时间将信息反馈给案件承办法官。随后,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火速赶往宾馆,逃无可逃的文某向法院履行了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2016年,重庆高院与重庆市公安局对接,实时接收被执行人住宾馆、进网吧等信息,快速采取强制措施。
为破解执行难题,重庆法院在内部挖掘潜力同时,积极借势借力,争取外部的支持。“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得到重庆各级党政机关的支持,渝中区、涪陵区、黔江区、云阳县等多地纷纷出台文件、召开专门会议助推“基本解决执行难”。重庆高院与市纪委建立党政机关及公职人员涉执线索移送机制,严惩特殊主体规避执行行为,目前已经推送线索十余条;与财政、金融、工商等46家单位联合,共同建立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机制。

“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虽任重而道远,但重庆法院一步一个脚印,工作频频获得最高人民法院领导点赞。全面建立民事财产保全中心、出台加强和改进执行工作的16项举措、全面推开网络司法拍卖……创新、狠抓落实、行动迅速、见效快正逐步成为重庆法院执行工作的标签。
2016年7月至9月,全市开展“集中执行攻坚”专项活动,打响了“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第一场攻坚战。在三个月时间里,全市法院执结案件31174件,兑现金额55.23亿元。2016年岁末、2017年年初,全市法院开展涉民生迅雷执行行动,执结涉民生、金融债权、党政机关等特殊主体案件2706件,执行兑现金额7835万元。2017年春节期间,利用7天春节假期,开展“假日攻坚”专项行动,执结案件49件,兑现标的总额863万余元。
1113人与208个执行团队
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采取“1名执行长+1名执行员+1名书记员”的模式,组建了11个执行团队,通过以执行长为中心,执行员具体实施,书记员、法警为保障,团队化开展执行工作,执行效率得以大大提升。“今年1至5月,渝北法院受理各类执行案件6839件,执结案件3553件,同比分别增长78.84%、32.82%。”渝北法院执行局局长游晓彪表示。
目前,重庆法院已建立了由1113人组成的208个执行团队。2016年以来至今,重庆法院共执结案件近25万件,执行到位标的总金额537.61亿元。数字背后,是一项一项的工作累积。高效背后,则是靠一项一项的制度支撑。
2016年4月,重庆高院制定《关于落实“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工作方案》,确立了“基本解决执行难”总体目标和基本原则,明确在2018年4月前实现“基本解决执行难”目标,同时向全市法院下发《关于加强和改进当前执行工作的通知》,提出“坚持执行兑现导向、全力实现应执尽执”的理念。2016年12月,重庆高院起草制定《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实施办案团队建设的指导意见》,探索完善以法官为主导的执行实施办案团队工作模式。
32632件保全案件归一处理
在人案矛盾日益突出的大环境下,“基本解决执行难”必须改革创新,构建更加高效的执行模式。
2016年6月,重庆高院修订关于民事财产保全工作流程的规定,在全市45家法院建立起民事财产保全中心,集中办理财产保全,使执行工作延伸至诉讼立案前,同时充分利用执行指挥中心、保全工作微信群双重平台,强化保全事务的跨级别、跨区域委托,既有效提升保全案件实施效率,又实现了三级法院保全力量和保全资源的集约化利用。目前,重庆法院民事财产保全中心集中办理诉前、诉中、诉讼后执行前、仲裁保全案件共计32632件,保全金额789.86亿元。
“执行难的有效破解,离不开高效执行模式的构建。只有紧紧围绕‘查人找物难、规避执行打击难、财产处置变现难’等难题,不断加大信息技术运用,创新机制,优化方法,建立起更具效率的执行模式,才能有效消除各类机制障碍。”重庆高院执行局局长张晓川说。
2016年以来,重庆全市法院相继建立起执行事务中心,探索执行事务集约化运作,实行“死案单管、简案快执、繁案精办”,促进繁简分流。以上举措有效优化了执行队伍,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人案矛盾。
45家法院全面推开网络司法拍卖
最高人民法院于出台《关于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若干问题的规定》后,重庆45家法院立即全面推开,主动作为,成立专门的司法拍卖小组,深入20余家法院调研摸底,梳理突出问题,积极寻求破解策略;及时调整工作机制,将执行中的司法拍卖、审判执行中的评估职能由司法技术辅助部门调整到执行局,成立司法评估拍卖团队专门负责司法评估拍卖工作。
重庆法院还主动与网络服务提供者对接,以个案探索先行,同时大胆探索司法拍卖辅助工作承担方式,明确拍卖辅助工作既可以由法院自行承担,也可以委托拍卖辅助工作机构承担;在各法院建立司法拍卖辅助工作机构名单库,机构从名单库中随机选定。
2017年以来,重庆高院先后出台《执行中司法拍卖若干问题规定》《拍卖辅助工作机构管理办法》《关于司法拍卖辅助工作机构提供履责保证的规定》《网络司法拍卖辅助工作收费标准》四个规范性文件,
使得网络司法拍卖有章可循。目前,重庆法院已成功推出拍卖财产2558宗,成交487件,成交额达6.33亿。在淘宝网上成交的第一单,溢价率达74.83%。
358个“老赖”被移送追刑责
文某某因借款纠纷被许某诉至重庆市开州区人民法院,法院判决文某某偿还许某借款本金23万余元。判决生效后,文某某拒不履行义务,许某向开州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文某某有能力履行而拒不执行,反而将名下的财产全部转移,导致案件无法执行,涉嫌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开州法院将案件线索移送公安机关侦查,文某某虽然到案后履行全部返还借款义务,但仍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开州法院综合考虑其犯罪事实、情节、悔罪态度等,最后以文某某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拘役五个月,缓刑六个月。记者从开州法院了解到,该院曾在同一天对3件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件作出了有罪宣判。
2016年以来,重庆法院不断加大对“老赖”失信惩戒,不断强化拘留、搜查等强制措施的运用,尤其注重对拒不履行已生效裁判行为的刑事责任追究。重庆高院多次会同重庆市检察院、重庆市公安局就拒执罪追究问题进行协商,重庆石柱、开州等地基层法院还与当地检察院、公安局建立拒执罪联合追究机制,开辟拒执罪打击“绿色通道”。自“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开展以来,全市共计移送追究刑事责任358人,多人被当庭公开宣判。截至目前,重庆法院共将近20万名“老赖”信息纳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其中4.6万余名失信被执行人已迫于压力主动履行义务。
全社会合围规避执行行为
为逃避债务,被执行人文某远走他乡,玩起了“躲猫猫”,长期下落不明。文某以为自己已经成功逃避法院执行。但2017年4月1日晚8点多,文某在外地开房,被公安“临控”系统发现,公安部门第一时间将信息反馈给案件承办法官。随后,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火速赶往宾馆,逃无可逃的文某向法院履行了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2016年,重庆高院与重庆市公安局对接,实时接收被执行人住宾馆、进网吧等信息,快速采取强制措施。
为破解执行难题,重庆法院在内部挖掘潜力同时,积极借势借力,争取外部的支持。“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得到重庆各级党政机关的支持,渝中区、涪陵区、黔江区、云阳县等多地纷纷出台文件、召开专门会议助推“基本解决执行难”。重庆高院与市纪委建立党政机关及公职人员涉执线索移送机制,严惩特殊主体规避执行行为,目前已经推送线索十余条;与财政、金融、工商等46家单位联合,共同建立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机制。

“老赖”找法官要求把名字从失信名单撤下重庆法院执行攻坚战打出组合拳形成强大威慑

□本报记者吴晓锋战海峰

在重庆垫江县人民法院近日开展的深夜猎“赖”行动中,一些“老赖”在睡梦中被找到,有的因拒不履行义务被直接送进了拘留所。

近年来,为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重庆法院执行干警“深夜执行”成为常态。

据统计,自“基本解决执行难”战役打响以来,重庆法院受理执行案件685451件,执结642688件,执行到位金额1188.61亿元。“14.866亿元!重庆“晋愉江州二期”拍卖了。”这起网上拍卖高于起拍价1000万元,创网络司法拍卖单笔成交新高。当重庆市大渡口区人民法院对“晋愉江州二期”土地、房屋及在建工程按现状依法进行网络公开拍卖成功,债权人纷纷奔走相告。

去年,重庆全市法院着力开展司法拍卖工作,成交10322件,成交额165.71亿元,溢价率23.44%。

重庆市委高度重视执行工作,“基本解决执行难”战役打响以来,市委书记陈敏尔、市长唐良智、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轩等领导先后视察法院,要求全市相关部门加强协调配合,大力支持执行工作。

重庆高院积极推动执行指挥中心实体化运行,全市三级法院执行指挥中心互联互通,实现在线指挥、网上办案办公、数据指标管理、政令上传下达、案件督导和事项委托等功能。全市法院在线指挥1000余次,上传下达文件1800余份,委托执行事务20000余次,办理受托执行事项20000余次。

重庆高院与市发改委、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市公安局等55家单位建立执行联动机制,通过“点对点”系统实时查询被执行人不动产、车辆、人口户籍、婚姻配偶、出入境证件、水电气、社保、银联卡交易等15大类近80项信息。

与此同时,将商业银行及不动产等信息纳入最高人民法院“总对总”查控系统,努力实现对被执行人身份和财产信息“一网打尽”。利用信息化手段实时接收被执行人住宾馆、进网吧、进出高速路口、检票口等信息。

重庆高院院长杨临萍说:“去年通过网络查控系统查询房屋和土地等信息4150万条、车辆29.39万辆。很大程度补齐‘被执行人难找’这块短板。”

“法官,我愿意还钱,希望法官尽快把我的名字从公布的失信执行人员名单撤下,实在太丢人了。”

在重庆市各级法院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员名单后,这样的话经常萦绕在市各级法院法官的耳畔。

去年,重庆市各级法院加强失信惩戒机制建设,让失信被执行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依法将27.95万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拘留10591人,罚款3034.37万元,10.4万被执行人迫于压力主动履行义务。

重庆市委办公厅、市政府办公厅联合印发进一步解决执行难文件。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下发监督支持“基本解决执行难”纪要,并专题审议全市执行工作。市政府办公厅出台支持执行工作具体方案。重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强多次对“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作出批示、指示,提出明确要求。

重庆高院积极发挥直辖市体制优势,调整优化三级法院执行局职能,确立执行局在纵向上行使司法监督和行政管理职能,在横向上建立跨地区案件协调执行工作机制。市高院执行局强化内部管理,组建执行管理团队,由专人专司执行管理。

与此同时,全市法院对接市公共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与财政、金融、市场监管等46家单位共建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实现对失信被执行人任职准入、政府采购、项目招投标、金融信贷、出入境、高消费等多领域限制;与市纪委监委建立党政机关及公职人员涉执线索移送机制,集中开展涉党政机关及公职人员执行案件专项清理活动;与市教委共同出台具有重庆特色的措施,限制失信被执行人以其财产支付子女就读高收费民办学校。

一起“七进七出”擒老赖的案例,彰显了重庆法院迎难而上解决执行难的决心。

申请人孙文海与被执行人游某某因合作开矿产生纠纷,经诉讼确认游某某应支付孙某某本息共计640万元人民币,分两期履行。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该案过程中,游某某从开始的一再借故推脱,到后来干脆拒接电话,跟法院玩起了“躲猫猫”。

为执行到位,执行人员先后七次远赴贵州,查找游某某及其财产,到大山深处矿场调查,在偌大的体育场围堵,去其前妻居住的小区调查。

在第七次远赴贵州山区过程中,执行人员控制了游某某及其担保人朱某某的财产,敦促游某某、朱某某履行。最终迫使游某某、朱某某履行了剩余款项,全案含迟延履行金共计兑现案款约700万元。

在决战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役中,重庆法院还着力构建解决执行难的长效机制。市委政法委牵头成立全市“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领导小组,将“基本解决执行难”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及平安建设考核;市法院与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协调配合,规范、简化限制出境通报备案工作;联合市检察院、市公安局制定办理妨害执行刑事案件会议纪要,加大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打击力度。各区县纷纷出台支持工作。

杨临萍说,执行指挥中心一体化运行,统筹调度全市执行资源。加强民事财产保全中心建设,从源头防范减少“执行不能”风险。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