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首页

澳门新葡亰首页重拳出击 让拒执犯罪无处遁形

四月 17th, 2020  |  评论

澳门新葡亰首页 1

2014年,全市两级法院根据上级统一部署,组织开展了“严厉打击抗拒执行、规避执行、妨碍公务等暴力抗法行为”的专项整治活动,充分运用法律武器,整治“老赖”,解决“执行难”。据统计,去年全市两级法院共计对拒执被执行人等采取司法拘留2161人次,罚款783.5万元,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5367人,限制高消费265人。
据市中院执行局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尽管法院的执行力度一年比一年大,可是仍有些被执行人对法院的判决文书置若罔闻,觉得自己不履行义务法院也拿他没办法。真是这样吗?该负责人表示,这是目前一小部分人的侥幸心理作祟,其实我国《刑法》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有着明确的规定,其行为如果构成该罪,将会被追究刑事责任。今天公布的十起拒执犯罪案件,都是由于被执行人以各种奇葩行径拒绝履行生效的判决或裁定,最终被判处刑罚。
1.拒不交出查封的轿车被判刑
2009年6月,家住鼓楼区的孙某和妻子王某向朱某、杜某借了40万元,当时以孙某名下的两辆小轿车为借款作抵押担保。合同签订后,双方还特意在徐州市公证处进行了公证,接着孙某夫妇就收到了这笔借款。可是,约定的还款期限到了,孙某夫妇却只字不提还钱的事情。在多次协商不成后,朱某和杜某将他们告上法院。
2010年4月,云龙法院一审判定孙某和王某偿付朱某、杜某借款40万元。判决生效后,孙某夫妇却没把判决当回事儿,就是不还朱某和杜某的钱。后来,朱某和杜某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云龙法院裁定查封、扣押被执行人孙某及妻子王某所有的两辆轿车。
孙某却拒不交车,还把车辆转移到了别的地方拒不向执行法官交代,另外还隐瞒了他的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再后来甚至连本人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法院认为孙某构成了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判决、裁定罪,移送公安机关侦查,公安机关将其列入网上追逃人员。2014年4月,孙某因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被铜山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
2.扬言宁愿拘留也不还钱 被网上追讨主动投案
家住郑州市的王某从徐工集团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徐州重型机械有限公司购买了9台工程车,却一直拖欠货款不给。经过多次催要无果后,徐工集团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徐州重型机械有限公司将王某告上云龙区法院,法院判决王某偿还原告本金813.13万元及逾期违约金。
可是,判决生效后王某并未履行。案件进行执行程序后,王某仍拒不履行还款义务,并拒绝交出从申请人处所购车辆,云龙法院据此将其司法拘留,拘留期满释放后王某仍拒绝履行。据申请人反映,王某在家乡郑州扬言:法院不能将他如何,宁愿再被拘留也不还钱。
据调查,王某从徐工集团所购9台工程车辆中,有7台车辆在王某控制下,根据徐工集团提供的车载GPS显示,这7台车辆一直在外地施工。2012年10月,云龙法院执行人员赴郑州金融机构查询王某个人账户时发现,在案件执行期间,王某名下的多张银行卡均有大额款项进出,但他就是不主动偿还欠款。而且,王某为了躲避执行,行踪十分神秘。2012年9月30日,云龙法院根据被执行人王某的拒执行为,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公安机关将其列入网上追逃人员。
2013年2月25日,王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其家属代为将9辆混凝土泵车、1辆雷克萨斯牌轿车以及25万元现金返还徐工集团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1月29日,鼓楼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王某有期徒刑1年。
3.居无定处逃避执行 还“装傻”不承认收过法律文书
张某和程某因为购销合同纠纷闹上法院,经贾汪法院审理判决被告张某给付原告程某货款11.23万元。判决生效后,被告张某一直未按照法院判决履行义务,原告程某申请强制执行立案后,执行法官向被执行人张某送达执行通知书,由于张某拒不露面,由他父亲代为签收转交,同时还查封了张某名下的一辆别克凯越轿车。
执行中查明,张某一直在市区居无定处地躲避执行且承建工程业务,可是却查不到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执行法官觉得其中必有蹊跷,就通过公安协助将张某和其别克凯越轿车控制。可是张某到了法院后,就是不承认收到过法院的任何法律文书。后来贾汪法院传唤其父亲到庭当面对质,张某才承认一切。
根据张某的拒执行为,贾汪法院依法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法院审理前,张某将民事判决义务全部履行完毕,但是张某仍然无法逃脱法律的制裁。2014年11月,贾汪法院以张某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单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4.把承诺当儿戏,拒不交出查封轿车
原告徐州弛平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诉被告王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经贾汪法院开庭审理,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协议。调解书生效后,被告王某没有按照调解书内容履行义务。2013年4月,徐州弛平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向贾汪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过程中,贾汪法院依法向王某送达执行通知书及传票,查封其名下的奥迪Q5、别克牌轿车两辆,并责令其交出该两辆轿车。
王某到法院后,书面承诺7日内将查封的两辆高级轿车交由法院处置,可是王某并没有履行承诺。贾汪法院依法向其送达限期交付通知书并告知其逾期交付的后果后,王某仍然未予理睬并将法院查封的车辆转移,后贾汪法院依法以王某涉嫌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将本案移送公安机关受理。
法院审理前,王某将民事判决义务全部履行完毕。2014年11月,贾汪法院以王某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拘役二个月。

青岛通报老赖典型案例,男子一房卖两主领刑,这些案件的被执行人无不心存侥幸,有能力履行义务而拒不履行义务,或者无视法院查封效力,擅自转移隐藏财产,或以种种方法妨害执行,他们都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重拳出击 让拒执犯罪无处遁形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8-05-20
16:43:32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1. 巨额赔偿款埋地下,糊涂老汉受刑罚
    家住邳州农村的吕某因儿子意外死亡获得赔偿款82.9万元。儿媳刘某向公公吕某要求分割该笔赔偿款时,却遭到公公拒绝,无奈之下,刘某将吕某诉至法院。2013年4月,邳州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由吕某返还刘某14.6万元,返还孙女18.5万元,返还孙子20.4万元。
    判决生效后,吕某并没有按照法院判决规定将刘某娘仨儿应得的份额返还。刘某多次讨要无果后向邳州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执行中发现吕某已分3次将82.9万元赔偿款从银行取出。执行法官多次找到吕某,其均不告诉钱的去向,称自己将钱埋藏起来了。在执行法官告知其行为属于有能力履行法院判决而拒不履行,触犯了拒不执行法院生效判决、裁定罪,将受到刑事处罚的利害关系后,吕某仍置若罔闻。
    2014年6月,邳州市公安局以涉嫌拒执罪对吕某立案侦查。在法院开庭审理时,法院鉴于双方亲属关系,办案法官和所在镇工作人员分头做双方的工作,最终,吕某和刘某达成调解协议,吕某履行了返还义务。吕某因取得了刘某的谅解,2014年10月,被邳州法院以拒执罪判处吕某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
    6.把法院执行当耳旁风,刚出牢房又被判刑
    2007年10月16日15时许,龚某无证驾驶董某所有的小轿车沿邳州市议堂镇农科站门口南北路倒车时,将在路东侧玩耍的幼女朱某某撞伤,经抢救无效死亡。后龚某因犯交通肇事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并附民事赔偿责任20余万元。2008年3月,被害人朱某某父母向邳州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因龚某在服刑,又查不到其名下财产而无果。
    龚某刑满释放后,很快就联系承包了施工工程,且收入不菲,但对法院上门找他履行赔偿义务却当耳旁风,置之不理。邳州法院执行中查明,龚某刑满释放后于2011年3月6日与徐州市某公司签订施工合同,于2012年8月22日结算完毕,龚某领取工程款106万元,认为龚某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致使法院生效民事判决无法执行。根据龚某的拒执行为,邳州法院依法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2014年4月11日,邳州法院以龚某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7.卖掉房产好消费,金蝉脱壳被判刑
    家住邳州的尹某和孙某原是一对夫妻。2009年经法院判决离婚,同时判决孙某给付尹某人民币40余万元。判决书生效后,孙某未履行判决的偿还义务。2009年12月,尹某向法院申请执行。
    执行中查明,孙某在承建邳州市运河镇某小区时,开发商曾将该小区的一套房产作价15.9万元抵偿所欠孙某工程款,并给孙某办理了房产所有权证。在法院判决生效后,为了逃避执行,2011年2月,
    孙某将该房产以28万元的价格卖给案外人。被执行人孙某收到卖房款后没有履行法院判决确定的偿还义务,而是将售房款用于个人消费。
    邳州法院认为,孙某的行为已构成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判决、裁定罪,遂将本案移送公安机关侦查。2014年5月,邳州法院以孙某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
    8.离婚占房又想懒帐,好事哪能让你都沾
    2008年11月,家住铜山的梁某与刘某两人婚后因感情不和而诉至法院要求离婚,铜山法院审理后依法作出判决,准予二人离婚,同时判决两人原共有的一套安置房归刘某所有,刘某支付给梁某的该房应得份额折款10万元。判决生效后,拆迁安置房由刘某居住,但他拒决给付梁某10万元折款。于是梁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中,铜山法院多次找到刘某执行,在其有部分支付能力的情况下,他仍拒不执行该判决所确定的义务。
    铜山法院认为,刘某对人民法院的判决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遂将本案移送公安机关侦查。2013年12月,铜山区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其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
    9.交通肇事致人伤,拒不赔偿法不容
    2011年7月30日,家住铜山郑集的杜某驾驶小轿车沿253省道由北向南逆行时与由南向北驾驶两轮摩托车的张某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张某构成一级伤残。交警部门认定,杜某负此事故的主要责任。后张某因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将杜某告上法庭。2012年7月,铜山法院一审判决,判定被告杜某赔偿张某60.9万元。判决生效后,杜某拒不履行法院判决。
    该案进入执行阶段后,杜某为逃避债务隐瞒常住地址、下落不明,致使人民法院无法查找其下落。后经查询,杜某在农行、建行、邮政储蓄银行开立数个银行账户,在事故发生后均有相关存取款记录,资金流动额达9万余元,属有部分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判决义务。铜山法院认为,杜某对人民法院的判决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遂将本案移送公安机关侦查。
    案件受理后,被告人杜某与申请人张某在法院调解下,达成赔偿协议,并一次性赔偿其经济损失计人民币29.6万元。2014年9月,铜山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
    10.以死相胁拒执行 最终仍然被判刑
    2012年8月,家住铜山区汉王镇的农民樊某因拒不返还同镇农民仲某承包经营的土地,仲某将樊某告上铜山法院,法院受理后,经过审理,依法判决被告樊某清除原告仲某承包经营的3.427亩土地上的葡萄树及房屋,并将土地返还给原告仲某。判决生效后,被告未主动履行生效判决所确定的义务,原告仲某于2012年10月向铜山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过程中,铜山法院多次对被执行人樊某进行传唤,向其进行法律释明、限期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但被执行人樊某一直声称法院判决错误,拒不履行义务。在执行人员对其说明如果对法院判决不服,其可以进行申诉的情况下,其不仅拒绝申诉,而且对法院执行人员进行人身攻击,甚至在法院门口以自残相威胁。根据樊某的拒执行为,铜山法院依法于2013年6月24日对其实施了司法拘留。在樊某被拘留期间,执行人员多次对其进行了法律教育,但樊某依然置若罔闻,坚持拒不将土地交还申请人。铜山法院遂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2014年3月,铜山法院以樊某犯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被执行人被判刑后仍需履行法定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之规定: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被执行人无视法院的判决、裁定,拒绝履行还款义务,隐藏、转移、故意毁损或者转让已向法院担保的财产,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依法应予严惩。
    市中院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依法履行人民法院生效判决所确定的给付义务,是每个公民和法人的法定义务,拒不履行判决、裁定必将受到法律严惩。被判刑事责任后,其法定履行义务仍将继续执行。

6月13日上午,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黄岛区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举行“夏雨”行动推进会暨新闻发布会,通报近年来青岛法院打击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等犯罪典型案例,拉开了解决执行难系列行动之“夏雨”行动的序幕,进一步加大执行攻坚力度。

图为厦门法院对拒执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强制措施。柯 力 摄

澳门新葡亰首页 2

追究被执行人拒执犯罪是法律赋予人民法院解决规避执行、抗拒执行的终极武器。在司法实践中,构成拒执罪的行为多种多样,拒执的犯罪行为可以发生在执行工作的各个过程环节,但共同的特点是无视法院执行命令,藐视法院执行权威。近期,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发布了一批拒执罪的典型案例,对这类案件进行了分析梳理,并总结出拒执罪被告人的主要特征。
拒报财产被拘 释放后仍拒执
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法院作出生效民事判决,判决被告人胡某林偿还债权人段某借款本金和利息共计约155.7万元。进入执行程序后,海沧区法院向胡某林当面送达了执行通知书、执行告知书、财产报告令等法律文书,明确告知胡某林在收到财产报告令后五日内书面如实向法院报告当前及收到执行通知书之日前一年的财产情况,但胡某林在签收财产报告令后拒绝申报其在两家公司的投资权益和两辆车等财产,因此被海沧区法院司法拘留,拘留后仍拒不执行生效判决。该案随即被移送刑事侦查,2017年底,被告人胡某林最终被判处拘役五个月。
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被执行人拒不申报财产被拘留后仍不履行债务所要面临的刑事惩罚严重后果。拒执罪并非仅限于隐瞒、转移、变卖财产等积极对抗执行的行为,被执行人逃避申报财产义务等消极行为,同样可能构成拒不执行行为。本案被执行人胡某林始终有效控制其名下一辆帕萨特小轿车,不论其价值多少,均应视为有部分履行能力。在执行过程中,法院向被执行人发出财产报告令,责令其报告财产,但被执行人拒不报告,法院据此对其采取拘留措施。根据法律规定,胡某林的行为依法应认定属于“其他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的情形。
申报财产是执行案件办理初期被执行人所要承担的一项法定义务,拒绝申报或不如实申报财产的,法院对被执行人可以纳入失信,可以拘留,但是对于认定拒执罪,法律则采取较为慎重的态度。根据规定,必须先进行拘留之后,仍不执行的才能追究刑事责任。本案中被执行人拒不履行申报财产义务,在被拘留后仍冥顽不灵,无视法院的命令,有财产仍拒绝申报且不主动履行义务,最终自吞刑事责任苦果。
无视法院查封 擅自转移财产
厦门市同安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生效仲裁调解书确认,某塑胶公司向申请执行人李某支付工资21000元。调解书生效后,被执行公司未按调解书指定的时间履行给付义务。之后,劳动者向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将该公司的3台注塑机裁定查封后,告知该公司总经理王某不得随意转移。
然而,机器被查封后不久,被告人王某在未取得法院同意的情况下,将上述3台设备转移存放至其他地方,且公司经营场所人去楼空,电话失联,给执行工作的推进制造障碍。法院将案件移送刑事侦查后,王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主动支付李某全部工资款,取得李某谅解。2017年11月,法院认定王某构成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未经法院同意擅自转移被法院查封的财产可能触犯刑法中的特殊罪名——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在本案中,被执行人无视法院告诫,擅自转移查封的机器设备,导致已查封财产无法执行,严重侵犯了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考虑到该案情节严重,社会危害性大,故对其追究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刑事责任。
保全和执行阶段法院的查封行为意味着对所有权处分权能的限制,法院封条也因此成为特殊的公权力符号,体现法院的执行权威。为了确保法院权威不受侵犯,刑法第三百一十四条专门规定了“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这一罪名。因此,奉劝被执行人切不可小看法院查封行为的法律强制性,否则有专门的罪名等候。
低价转让财产 玩起虚假诉讼
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余某明将涉案的地上物拆除腾空,将土地恢复原状归还许某等人,并支付土地使用费。然而,在另一起民事案件即福建省龙海市人民法院审理的某机电公司诉余某明借贷纠纷一案中,余某明在明知集美区法院判决结果的情况下,仍然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将涉案厂房“以物抵债”转让给机电公司,并通过法院调解书予以确认。
集美区法院查明机电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系余某明的近亲属,遂以余某明与机电公司民间借贷纠纷案的意图系恶意转移财产和妨碍执行为由,建议龙海法院依法处理,龙海法院随即通过再审程序撤销该民事调解书,余某明亦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直至审查起诉阶段,余某明仍以该厂房已折价给机电公司无法腾空地上物为由拒不履行。审理期间,被告人余某明自行主动拆除了涉案土地上的建筑物并将场地交付申请执行人,但余某明仍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缓刑二年。
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通过刑事手段惩处被执行人为恶意逃债而进行虚假诉讼的行为。本案被执行人通过另案调解的方式意图将财产低价转让给其近亲属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为此,执行法院一方面协调作出调解的法院通过审判监督程序撤销调解书,另一方面启动对被执行人的拒执罪追究程序,最终有力打击了此类恶意转移财产的规避执行行为。
当前,很多债务人试图通过法院或仲裁机构调解的方式另案虚构债务,以达到稀释执行案件中债权金额的目的,损害申请执行人的利益。为此,最高人民法院2016年发布指导意见,明确要求人民法院要加强对调解协议的审查,加大民事诉讼强制措施的法律适用力度,涉嫌犯罪的应当移送侦查。因此,别以为通过法院的调解就可以“合法”转移财产,真相逃不过执行法官的“火眼金睛”。
抵制腾退裁决 终被追究刑责
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蔡某和与陈某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作出生效判决,判决蔡某和应将位于湖里区的某土地地块腾退给陈某。进入执行程序后,湖里法院向蔡某和送达相应执行文书并制作执行笔录,蔡某和承诺一个月内腾退场地。后经法院多次敦促并张贴公告,蔡某和始终不履行腾退义务,法院决定对蔡某和拘留十五日。之后,蔡某和以其申请再审等为由再次拖延履行,在再审申请被驳回的情况下,仍拒不腾退场地。随后法院将该案移送侦查,侦查期间蔡某和与陈某达成和解协议,主动退出涉案土地。蔡某和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行为执行类案件拖延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一样可以追究刑事责任。在本起案件中,根据生效判决,被执行人负有退出其租赁土地的义务,在法院多次敦促之下,被执行人始终以各种理由拖延履行,最终被追究刑事责任。需要注意的是,申请再审并不是停止履行法定义务的理由,只有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决定再审,原生效裁判文书才可以中止执行。
强制腾退类案件的被执行人为了抗拒执行,往往采取将老人、儿童安置于不动产内或者虚构租赁合同的方式给执行工作制造障碍,本案被执行人虽然没有这种行为,但以申请再审为理由拒不腾退,同样不配合法院的执行工作。执行程序并非申请再审就可以中止的,除非法院作出再审决定,否则生效法律文书都要不折不扣执行。
和解之后反悔 出售解封财产
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龚某应偿还许某借款本金25万元及利息。案件执行期间,双方达成和解协议,龚某承诺分期偿付,同时由法院提前
解除查封其名下的房产。和解协议签订后,被告人龚某仍未按约定履行,并于2016年11月将法院提前解封的原查封房产出售,所得款项均未偿还许某。2017年10月9日,被告人龚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到案后如实供述上述事实。在案件办理过程中,龚某家属代为履行全部债务。最终,法院认定被告人龚某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
本案的典型意义是执行和解之后被执行人反悔拒不履行的行为追究被执行人拒执罪刑事责任。执行和解是执行程序中双方解决利益冲突的常见形式,不仅有利于案件的顺利办结,而且可以避免法院强制执行所可能带来的正面冲突,实现案结事了,因而法院往往乐见其成。不过,在本案中,当事人利用执行和解后法院将与原查封财产解封的空档期,将该财产出售且未用于归还本案债务,给法院执行工作制造障碍,考虑到其情节恶劣,最终法院对其依法追究拒执罪的刑事责任。
执行和解是执行阶段中当事人自愿达成的和解协议,在和解过程中当事人往往以解除查封、冻结、扣押以及纳入失信等执行措施作为和解条件,有的被执行人则利用这种条件作为“缓兵之计”以规避执行、对抗执行。本案被执行人就是此类情形,考虑到该行为属于被执行人的第二次失信行为,法院对此类行为必然予以从严处理。
频住星级酒店 违反“限高令”
2017年12月,厦门市翔安区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书判决洪某应偿还债权人王某借款100万元及利息。进入执行程序后,洪某未履行义务亦未向法院报告财产状况,且违反人民法院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令的规定,多次入住星级酒店。翔安区法院对其实施司法拘留后,其仍拒不执行。此后,法院将该案移送刑事侦查,洪某随即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对其上述行为供认不讳,并于同日与申请执行人王某达成执行和解,偿还王某全部借款及利息。被告人洪某因构成拒执罪,被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
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对违反限制消费令的行为进行刑事处罚。本案中,被执行人在有能力履行生效判决确定义务的情况下不仅拒不履行,且多次违反法院限制高消费令入住星级酒店,在被法院实施司法拘留之后仍不履行,最终启动刑事程序,被执行人不仅要清偿全部债务,而且还需承担刑事责任。
如果确实没有资产还债,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法院不会将这部分失去偿债能力的人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但仍然应当对其限制高消费行为。因为无清偿能力,就意味着生活水准就应当下降,过像国外“破产人”一样的生活。如果没有清偿能力被法院限制高消费后,被执行人却还能住星级宾馆、坐飞机,此时已经涉嫌违法,法院可予以司法拘留,甚至追究拒执罪。
■司法观察 拒执是被执行人的“零选项”
拒执行为不仅严重破坏社会诚信、冲击司法权威、制造新的矛盾纠纷,而且严重影响人民法院正常工作,干扰审执程序的顺利进行,也损害了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近年来已成为“社会公敌”。在推进执行大会战中,厦门法院奋发有为,重拳出击,大力打击拒执违法犯罪行为,对敢于以身试法、铤而走险的被执行人施以刑法惩戒,有效震慑了“老赖”,大大压缩了拒执犯罪的生存空间。在司法实践中,厦门法院从近年来办理的拒执犯罪案件中总结出了此类案件的被执行人特点,并对此类人群提出了忠告。
一是藐视法院的司法权威。对于法院发出的命令、发布的公告和张贴的封条熟视无睹,不履行生效判决确定和法律明确规定的义务,甚至主动对抗法院的强制执行。
二是有能力履行却拒不履行。大部分拒执罪案件中的被执行人都属于有履行能力拒不履行。随着刑事程序的启动,被执行人才幡然悔悟主动履行义务,说明通过刑事追诉的手段对被执行人有极强威慑力。
三是存在抗拒执行的主观故意。在所有拒执案件中,被执行人都是以给法院制造执行工作障碍为目的,主观犯意恶劣,法院势必动用刑事手段予以打击。
对此,厦门法院特别奉劝全体被执行人:如果有履行能力,请如实向法院申报财产,主动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如果确实没有履行能力,同样请配合法院执行工作,根据法院的命令主动报告财产情况,不从事高消费行为。切勿为自己的私利铤而走险,触犯刑律,一旦被定罪量刑,将成为终生的污点。

“夏雨”行动将持续3个月

青岛装修网了解到,本次发布的10个典型案例,有9件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1件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这些案件的被执行人无不心存侥幸,有能力履行义务而拒不履行义务,或者无视法院查封效力,擅自转移隐藏财产,或以种种方法妨害执行,他们都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夏雨”行动的时间是2017年7月1日至9月30日,将重点解决一批关系群众基本生活的执行难案件。具体目标包括:有财产可供执行的涉群众利益执行案件在法定期限内基本执行完毕。对应当纳入执行异议、复议审查程序的案件,及时纳入审查程序并在法定期限内结案。落实执行款物管理、网拍等新司法解释、新规定,转变执行方式,实现执行工作的新发展。排查应当转入破产程序的执行案件,与审判部门衔接启动“执转破”工作。

推进对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

全市法院将加大强制执行力度,推进对失信被执行人的联合惩戒,及时采取拘传、司法拘留和罚款等强制措施,坚决查处涉嫌拒执犯罪。实现受理、判处自诉拒执犯罪案件常态化,建立打击拒执犯罪长效机制,增加被执行人逃避执行、规避执行、抗拒执行的成本。对涉群众利益案件,建立绿色通道,努力提高实际执行到位率。充分发挥执行指挥中心、总对总、点对点网络查控系统作用,进一步整合执行资源,发挥执行联动机制作用,形成执行合力,依法穷尽执行措施。

“春雷”行动结案8000多起

据了解,“春雷”行动开展以来,全市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18437件,结案8437件,执行到位38.68亿元。通过执行查控系统、网络查询协作,累计查询银行、房地产、车辆等信息52.76万次。开展集中执行行动512次,出动干警7511人次,依法对被执行人实施拘传1631人,司法拘留589人,罚款45人53.1万元,以拒执罪移交公安机关审查9案9人,已判处刑罚3案3人,另有2案2人正在刑事诉讼中,549人迫于压力履行了义务,化解执行
“骨头案”115件。

黄岛法院获得国字号荣誉

黄岛区法院在惩失信、打拒执、促联动工作中,加强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曝光力度,借助法院官方网站、微博、新闻媒体等进行“无缝隙、全覆盖”宣传。黄岛区电视台开辟了
“解决执行难”专题节目和
“失信曝光台”,黄岛区法院制作的失信惩戒动漫公益宣传片每天在区电视台黄金时段播放。黄岛区法院将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在交通主干道和广场、公园等人流密集区的电子大屏幕滚动曝光,并张贴至其所在的社区、住宅小区、工作单位等地,在社会上形成强大的舆论压力。黄岛区法院被最高法院确定为全国
“有效实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示范法院”。

一房卖两主领刑8个月

2002年3月22日,王某与刘某签订购房合同,双方约定王某以13.3万元的价格将其名下位于青岛市市北区一套房产出售给刘某。因王某一直未给刘某办理涉案房产产权过户,刘某将王某诉至市北区人民法院,2008年8月19日,市北区人民法院判决刘某与王某签订的购房合同继续履行,王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为刘某办理涉案房产的产权过户。案经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决下达后,王某一直未履行该判决。
2009年5月13日,刘某申请市北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2009年6月17日王某在明知法院已判决的情况下,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并将涉案房产以19.7万元的价格出售给贝某,贝某当日已取得该房屋的产权证,致使法院判决无法执行。刘某向市北区人民法院另案起诉要求宣告王某与贝某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审理中经评估,涉案房屋于鉴定基准日的价值为人民币52.8万元,2010年7月12日,市北区人民法院判决王某与贝某于2009年6月16日就涉案房产所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王某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将涉案房屋转让他人,致使判决无法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

将人撞伤不肯赔偿躲到老家

2009年8月7日,陈某驾驶货车行至重庆中路与石沟村路口处将李某撞伤。
2010年12月9日,李沧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约定陈某需在2011年1月31日前将赔偿李某各种费用共计60万元全部付清,后陈某未能按约履行。
2011年3月1日,李沧法院对此予以立案强制执行,立案标的额为人民币531100元。

因陈某下落不明,李沧法院于2011年3月3日公告送达执行通知书,并在执行过程中查明,陈某于2011年1月31日已从保险公司领取保险理赔款人民币407395.19元,并将该钱款隐匿、转移,以其妻子刘某的名义购买了房屋一套,致使法院调解书无法执行。由于长期得不到治疗款,李某的妻子不堪压力与其离婚,李某也由于治疗不及时于2012年死亡,只留下嗷嗷待哺的孩子和年近六旬的父母,造成受害人家破人亡的严重后果。

由于陈某的种种行为属于恶意逃避判决、裁定确定的义务,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情节特别恶劣,李沧法院于2011年12月向李沧区公安局报案,经过公安部门的侦查,终于在2013年1月份将陈某在其老家临沭抓获,陈某随即被李沧区检察院以拒执罪批捕。陈某的亲属在其被捕后,主动到法院履行了全部赔偿义务,请求能够减轻对陈某的处罚,后该案移送市北区人民法院审理,经法院判决陈某构成拒不执行裁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将房产转让给前妻逃避赔偿

2011年9月15日,胶州法院就李某与原胶南市绿州农资油业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做出民事判决,判令李某给付该公司货款78248元,并承担案件受理费1813元,共计80061元。判决生效后,李某在判决指定的期间内未履行给付义务,2013年8月15日,李某与其妻刘某到民政部门协议离婚,将其仅有的财产房屋一套以近乎无偿的方式处分给其妻及其子,后离开居住地,致使判决无法执行。执行法官在多方查找财产无果的情况下,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李某不乘坐飞机、动车等交通工具,只在胶州周围地区打零工逃避执行。胶州法院将李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线索移送公安机关。
2014年12月13日,胶州市公安局以被告人李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而立案侦查,当日其妻刘某将80061元交到公安机关。

胶州法院认为,被告人李某有能力执行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而拒不执行,采用协议离婚、恶意处分财产等方式逃避法院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鉴于李某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并且其行为发生在刑法修正案出台之前,按照从旧兼从轻的原则,对李某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隐匿法院查封车辆拒不交出

2013年4月22日,平度市人民法院对王某与高某、高某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作出判决。判令高某、高某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欠王某的借款100000元。案件受理费2300元,保全费1020元,共计3320元,由被告高某、高某某负担。案件在审理过程中,依王某的申请,查封高某某名下的鲁B222DR起亚牌车辆一台。判决生效后,高某、高某某未履行义务,王某于2013年12月18日向法院申请执行。

青岛装修网了解到,执行过程中,两被执行人不仅拒不履行义务,而且在法院责令其交出被查封的车辆时,二人拒不交出该车辆,并且将查封的车辆转移、隐藏,平度市人民法院于2014年3月26日决定对高某行政拘留15日。
2014年10月30日平度市人民法院向高某、高某某送达了通知书,限令3日内将查封的车辆交出,但二人仍藏匿车辆未交出。鉴于高某、高某某已经涉嫌构成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法院将案件线索移送公安机关。公安机关立案后对二人实施刑事拘留。在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后,两犯罪嫌疑人迫于法律的压力,将车辆交出并履行了义务。平度市人民法院认定高某、高某某犯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分别判处二人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