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首页

重拳出击 让拒执犯罪无处遁形

四月 15th, 2020  |  评论

绍兴中院推送典型案例警示拒执行为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8-07-09
08:54:28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为充分发挥拒执罪打击典型案例的警示教育作用,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日前在全市范围内全面试行拒执打击典型案例警示推送机制,通过短信的方式在特定的时间向执行案件当事人发送相关案例,“点对点”提醒警示、敦促执行。
据了解,该院根据具体执行阶段、案件类型等不同,典型案例的推送也有所区分,且推送对象不限于被执行人。在立案阶段,向申请人推送拒执罪自诉相关案例;在文书送达阶段,则向被执行人推送因拒不报告、拒不履行而被罚款、拘留的典型案例,强调拒执行为的严重后果;在执行过程中,则向房屋腾退等特殊案件的被执行人及相关协助义务人推送因拒不腾退而追究拒执罪的典型案例,实现全流程覆盖,全方位提醒。
除短信推送外,绍兴法院定期通过电视、报纸等平台或以新闻发布会形式集中公布典型案例,部分案例还随告知书、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等一并送达给当事人。该机制试行2周以来,全市法院已经向4.9万余名在办执行案件的当事人推送相关案例,80余名被执行人在收到短信后主动联系法院表示要主动履行。

由“概略瞄准”走向“精准定位”——浙江法院执行案件专项巡查纪实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8-08-08
09:02:36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因你拒不申报财产,现在依法对你进行拘传。”浙江省瑞安市某单位在编工作人员王某,因其前夫在婚姻存续期间借款20万元拒不偿还成为失信被执行人,上班期间不得不跟瑞安市人民法院执行员走一趟,并因拒不申报被罚款1000元;
“你好,我是某局纪检人员,现在把刘某和周某带到执行局了,请安排谈话教育。”接到电话后,瑞安法院执行干警调转车头,发现两名涉执特殊主体刘某和周某都已经在谈话室等着了……
日前,瑞安法院对9家单位17名涉执特殊主体拘传,实际拘传到2人,另有2家单位主动协助拘传3人,促使主动履行案件4件,执行到位23.7万余元。
这是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专项巡查后全省法院立行立改的一个缩影。针对巡查报告提出的报告财产令制度空转问题,瑞安法院自主研发“当事人比对系统”快速甄别被执行人特殊身份,拿“官赖”开刀,与监察委联合行动,对在执行中发现的拒不申报行为向其单位制发司法建议建议予以纪律处分。“我们专门查找问题,通过巡查基本找到问题根子,也浮现出一条破难路子,犹如专科把脉,从决胜执行难的‘概略瞄准’走向‘精准定位’。”浙江高院院长李占国说。
“带单兵打硬仗”?靠的是指挥员“功力”
执行工作犹如指挥员“带单兵打硬仗”,就得靠指挥员“功力”。今年3月20日至4月20日,浙江高院6个巡查组分两批对全省执行案件专项司法巡查,坚持问题导向,深挖细抠,通过核查案卷、召开座谈会、公开举报电话等,收集人大代表或当事人反映的个案和意见75件次,走访收集人大、政法委和律师代表有价值的意见建议25条。全省法院一个个对症下药、一个个精准施策,专项巡查中边查边改立行立改。
“对拒执行为打击力度不够,全省29个法院自2016年以来判处拒执罪数量为零,相比执行收案来说,拒执罪判决比例明显偏低。”巡查报告分析,很多法院对拒执行为束手无策,让着、躲着、拖着。为此,浙江高院部署开展打击拒执犯罪专项活动,要求全省法院全面运用公诉自诉手段做好拒执案件的审理工作,并把拒执典型案例发给每个被执行人,助力基本解决执行难。杭州两级法院立即行动,外抓协同,内强规范,执行部门对在执行案件过程中发现被执行人存在有能力履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及时收集固定证据移送侦查或者由申请执行人自诉。还在官方微信推送《通过自诉,亲手把“老赖”送进监狱的材料清单》,刷屏法律界“朋友圈”。
日前,青田县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徐某涉嫌拒执罪一案,旁听人员中有13个“老赖”,内心颇受震撼,休庭期间,两人当场打电话让家人送钱来。当天,该院执行局收到款项8笔,共计12万元,涉及7件执行案。该院建立长效机制,使得拒执案件的审理旁听常态化。
针对巡查报告提出的评估拍卖时间过长,不主动追问,导致案件长时间在“无为”中停摆,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与地税局签署被执行人房地产询价协作机制,将原本由评估机构提供评估价方式改为从地税部门获取计税基准价,询价结果作为司法网拍参考价。原来从评估程序启动至完成平均耗时一个月左右。目前已对54套住宅询价,节省评估费18.17万元,平均天数2天,有效助推财产快速变现。
巡查发现,曝光“老赖”没有深入到街道小区,搜查、审计措施极少使用。如今不仅在社区曝光,还走进“熟人圈”。海宁市人民法院联合移动运营商,为联系不到或情节较为恶劣的失信被执行人量身订制“失信彩铃”,被执行人本人无法进行更换。100余名“老赖”的手机彩铃响起,短短一周内已有13人因此而履行义务,总涉案标的额达到263万余元。
执行干警畏难怕烦?“一把手”牵头协调
解决执行难是法院牵头、涉及全社会的系统工程,执行人员存在强制执行的畏难情绪,对一些涉地方党政协调处置的执行案件不去协调推进,遇到腾房类、涉执信访类、涉群体类案件止步不前。
为此,浙江高院要求全省法院克服怨天尤人、畏难发愁、侥幸心理等三种情绪,做到领导、力量、责任等“三个到位”,一把手主要精力要放在执行上,形成“领导干部人人抓执行”的强大合力;加强对执行工作的人财物保障,全省法院已抽调1108名干警到执行局工作,执行力量增加50%;建立健全解决执行难工作责任机制,把任务分解到组、落实到人,强化执纪问责,全省根据巡查中发现的问题已对127名弄虚作假、违规违纪的干警给予了诫勉谈话、警示谈话、调离岗位等处理。
李占国还带头率先示范,牵头协调。调研中了解到某县反映一个人大代表拒不履行法院判决,采取强制措施未获批,他当即和市委书记沟通,很快,该县人大常委会讨论批准对此人的强制措施。
针对较多法院涉及需腾退的案件基本搁置不办的问题,杭州中院排查出涉腾退案件184件,需腾退房屋175处。开展全市法院集中腾退专项行动,当天出动干警296人,成功腾退房屋31处,司法拘留1人,罚款1人。
李占国要求,加大惩治力度,杜绝好人主义现象。全省法院做到“三个一律”:执行通知书确定的履行期限过后拒不履行的,一律采取限制高消费措施;报告财产令送达后拒绝报告或报告不实的,一律采取司法拘留或罚款措施;被执行人不积极履行的,一律采取限制出境措施。
丽水整合市、区两级执行力量,通过统一立案、统一查控、统一分流,构建市区一体内外联动规范高效的执行工作体系,实现各自为战向合成作战转变。绍兴中院对辖区法院实行“统一管理、统一指挥、统一协调”,两级法院执行局建立“管案、管事、管人”相结合的新型管理模式。“管案”上,中院统筹两级法院执行力量,通过协同执行办案模式办结执行案件逾400件,直接执行到位标的额4.92亿元,帮助明确逾700件疑难复杂案件的执行思路和方案;“管事”上以执行指挥管理系统为平台,不断加强执行指挥中心建设和实体化运行,在事项委托、案件督办、信访转办、值班签到、节点监控、规范监督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管人”的同时“育人”“选人”,把执行工作作为一个“苗圃”,从“实战”中选拔优秀干警,在职务任免、职级晋升、评优评先、入额遴选过程中由中院给出意见建议,构建全市法院执行队伍“一盘棋”的大格局。
考核数据很重要?“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
巡查发现,部分法院执行工作重数据现象,李占国强调:“执行工作的目的,就是要兑现胜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除了确属执行不能的案件,其他案件都要执行到位。”2006年,浙江高院提出“三项承诺”,最后一项是“不使胜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因执行不力、不公得不到保护”。“这是对全省人民的庄严承诺,要一诺千金,一诺到底。”
浙江高院要求全省法院树立正确的政绩观,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口碑。针对当事人联系执行法官难问题,温州两级法院推行“执行公开集中接待日制度”,即每月第一个工作日,在全市各法院实行统一时间的集中接待,分管执行的副院长、执行局局长将带头参加接待,所有的执行办案人员一律集中参加接待活动。海曙法院推出掌上执行办事大厅,只要添加法官的执行微信号,就可随时与法官直接沟通,法官在3个工作日内必须及时给予回复,执行法官再也不难找。
日前,诸暨市人民法院还与市司法局联合推出执行终本案件公证机制,引入第三方对法官执行工作进行监督,监督是否依法穷尽了一切执行措施,再由公证处出具公证法律意见书。这个办法推出后,原本怀疑法院执行不力的申请人秦某,改变了看法,心悦诚服“终本执行”。
据了解,诸暨法院2017年共执结案件14745件,其中终本案件5871件,占比39.8%。在数量庞大的终本案件中,相当一部分属于被执行人丧失履行能力、确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如果这些案件长期滞留在法院,会耗用大量执行资源,对有限的司法资源带来更大压力。”诸暨法院副院长陈勇说,在收到案子的那一刻,法院都抱着“上天入地,挖地三尺”的劲头找人找财产。可一些执行不了的案件,只能暂时退出执行程序、终止本次执行。但在裁定终本之前,有严格的流程要走,必须要穷尽执行措施,如通过网络查控财产、上门查找被执行人、责令被执行人申报财产等。仍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且已经履行完法律规定的程序,如限制高消费、符合条件的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等。
目前,诸暨法院已向公证处移交拟终本案件6件,公证处已对其中4件程序规范、执行措施完备的拟终本案件出具了公证法律意见书,依法细致阐述了执行案件办理的详细过程,并送达法院及相关执行申请人,申请人收到公证法律意见书后,表示认可。

图片 1

重拳出击 让拒执犯罪无处遁形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8-05-20
16:43:32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图为厦门法院对拒执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强制措施。柯 力 摄

追究被执行人拒执犯罪是法律赋予人民法院解决规避执行、抗拒执行的终极武器。在司法实践中,构成拒执罪的行为多种多样,拒执的犯罪行为可以发生在执行工作的各个过程环节,但共同的特点是无视法院执行命令,藐视法院执行权威。近期,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发布了一批拒执罪的典型案例,对这类案件进行了分析梳理,并总结出拒执罪被告人的主要特征。
拒报财产被拘 释放后仍拒执
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法院作出生效民事判决,判决被告人胡某林偿还债权人段某借款本金和利息共计约155.7万元。进入执行程序后,海沧区法院向胡某林当面送达了执行通知书、执行告知书、财产报告令等法律文书,明确告知胡某林在收到财产报告令后五日内书面如实向法院报告当前及收到执行通知书之日前一年的财产情况,但胡某林在签收财产报告令后拒绝申报其在两家公司的投资权益和两辆车等财产,因此被海沧区法院司法拘留,拘留后仍拒不执行生效判决。该案随即被移送刑事侦查,2017年底,被告人胡某林最终被判处拘役五个月。
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被执行人拒不申报财产被拘留后仍不履行债务所要面临的刑事惩罚严重后果。拒执罪并非仅限于隐瞒、转移、变卖财产等积极对抗执行的行为,被执行人逃避申报财产义务等消极行为,同样可能构成拒不执行行为。本案被执行人胡某林始终有效控制其名下一辆帕萨特小轿车,不论其价值多少,均应视为有部分履行能力。在执行过程中,法院向被执行人发出财产报告令,责令其报告财产,但被执行人拒不报告,法院据此对其采取拘留措施。根据法律规定,胡某林的行为依法应认定属于“其他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的情形。
申报财产是执行案件办理初期被执行人所要承担的一项法定义务,拒绝申报或不如实申报财产的,法院对被执行人可以纳入失信,可以拘留,但是对于认定拒执罪,法律则采取较为慎重的态度。根据规定,必须先进行拘留之后,仍不执行的才能追究刑事责任。本案中被执行人拒不履行申报财产义务,在被拘留后仍冥顽不灵,无视法院的命令,有财产仍拒绝申报且不主动履行义务,最终自吞刑事责任苦果。
无视法院查封 擅自转移财产
厦门市同安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生效仲裁调解书确认,某塑胶公司向申请执行人李某支付工资21000元。调解书生效后,被执行公司未按调解书指定的时间履行给付义务。之后,劳动者向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将该公司的3台注塑机裁定查封后,告知该公司总经理王某不得随意转移。
然而,机器被查封后不久,被告人王某在未取得法院同意的情况下,将上述3台设备转移存放至其他地方,且公司经营场所人去楼空,电话失联,给执行工作的推进制造障碍。法院将案件移送刑事侦查后,王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主动支付李某全部工资款,取得李某谅解。2017年11月,法院认定王某构成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未经法院同意擅自转移被法院查封的财产可能触犯刑法中的特殊罪名——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在本案中,被执行人无视法院告诫,擅自转移查封的机器设备,导致已查封财产无法执行,严重侵犯了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考虑到该案情节严重,社会危害性大,故对其追究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刑事责任。
保全和执行阶段法院的查封行为意味着对所有权处分权能的限制,法院封条也因此成为特殊的公权力符号,体现法院的执行权威。为了确保法院权威不受侵犯,刑法第三百一十四条专门规定了“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这一罪名。因此,奉劝被执行人切不可小看法院查封行为的法律强制性,否则有专门的罪名等候。
低价转让财产 玩起虚假诉讼
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余某明将涉案的地上物拆除腾空,将土地恢复原状归还许某等人,并支付土地使用费。然而,在另一起民事案件即福建省龙海市人民法院审理的某机电公司诉余某明借贷纠纷一案中,余某明在明知集美区法院判决结果的情况下,仍然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将涉案厂房“以物抵债”转让给机电公司,并通过法院调解书予以确认。
集美区法院查明机电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系余某明的近亲属,遂以余某明与机电公司民间借贷纠纷案的意图系恶意转移财产和妨碍执行为由,建议龙海法院依法处理,龙海法院随即通过再审程序撤销该民事调解书,余某明亦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直至审查起诉阶段,余某明仍以该厂房已折价给机电公司无法腾空地上物为由拒不履行。审理期间,被告人余某明自行主动拆除了涉案土地上的建筑物并将场地交付申请执行人,但余某明仍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缓刑二年。
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通过刑事手段惩处被执行人为恶意逃债而进行虚假诉讼的行为。本案被执行人通过另案调解的方式意图将财产低价转让给其近亲属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为此,执行法院一方面协调作出调解的法院通过审判监督程序撤销调解书,另一方面启动对被执行人的拒执罪追究程序,最终有力打击了此类恶意转移财产的规避执行行为。
当前,很多债务人试图通过法院或仲裁机构调解的方式另案虚构债务,以达到稀释执行案件中债权金额的目的,损害申请执行人的利益。为此,最高人民法院2016年发布指导意见,明确要求人民法院要加强对调解协议的审查,加大民事诉讼强制措施的法律适用力度,涉嫌犯罪的应当移送侦查。因此,别以为通过法院的调解就可以“合法”转移财产,真相逃不过执行法官的“火眼金睛”。
抵制腾退裁决 终被追究刑责
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蔡某和与陈某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作出生效判决,判决蔡某和应将位于湖里区的某土地地块腾退给陈某。进入执行程序后,湖里法院向蔡某和送达相应执行文书并制作执行笔录,蔡某和承诺一个月内腾退场地。后经法院多次敦促并张贴公告,蔡某和始终不履行腾退义务,法院决定对蔡某和拘留十五日。之后,蔡某和以其申请再审等为由再次拖延履行,在再审申请被驳回的情况下,仍拒不腾退场地。随后法院将该案移送侦查,侦查期间蔡某和与陈某达成和解协议,主动退出涉案土地。蔡某和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行为执行类案件拖延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一样可以追究刑事责任。在本起案件中,根据生效判决,被执行人负有退出其租赁土地的义务,在法院多次敦促之下,被执行人始终以各种理由拖延履行,最终被追究刑事责任。需要注意的是,申请再审并不是停止履行法定义务的理由,只有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决定再审,原生效裁判文书才可以中止执行。
强制腾退类案件的被执行人为了抗拒执行,往往采取将老人、儿童安置于不动产内或者虚构租赁合同的方式给执行工作制造障碍,本案被执行人虽然没有这种行为,但以申请再审为理由拒不腾退,同样不配合法院的执行工作。执行程序并非申请再审就可以中止的,除非法院作出再审决定,否则生效法律文书都要不折不扣执行。
和解之后反悔 出售解封财产
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龚某应偿还许某借款本金25万元及利息。案件执行期间,双方达成和解协议,龚某承诺分期偿付,同时由法院提前
解除查封其名下的房产。和解协议签订后,被告人龚某仍未按约定履行,并于2016年11月将法院提前解封的原查封房产出售,所得款项均未偿还许某。2017年10月9日,被告人龚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到案后如实供述上述事实。在案件办理过程中,龚某家属代为履行全部债务。最终,法院认定被告人龚某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
本案的典型意义是执行和解之后被执行人反悔拒不履行的行为追究被执行人拒执罪刑事责任。执行和解是执行程序中双方解决利益冲突的常见形式,不仅有利于案件的顺利办结,而且可以避免法院强制执行所可能带来的正面冲突,实现案结事了,因而法院往往乐见其成。不过,在本案中,当事人利用执行和解后法院将与原查封财产解封的空档期,将该财产出售且未用于归还本案债务,给法院执行工作制造障碍,考虑到其情节恶劣,最终法院对其依法追究拒执罪的刑事责任。
执行和解是执行阶段中当事人自愿达成的和解协议,在和解过程中当事人往往以解除查封、冻结、扣押以及纳入失信等执行措施作为和解条件,有的被执行人则利用这种条件作为“缓兵之计”以规避执行、对抗执行。本案被执行人就是此类情形,考虑到该行为属于被执行人的第二次失信行为,法院对此类行为必然予以从严处理。
频住星级酒店 违反“限高令”
2017年12月,厦门市翔安区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书判决洪某应偿还债权人王某借款100万元及利息。进入执行程序后,洪某未履行义务亦未向法院报告财产状况,且违反人民法院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令的规定,多次入住星级酒店。翔安区法院对其实施司法拘留后,其仍拒不执行。此后,法院将该案移送刑事侦查,洪某随即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对其上述行为供认不讳,并于同日与申请执行人王某达成执行和解,偿还王某全部借款及利息。被告人洪某因构成拒执罪,被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
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对违反限制消费令的行为进行刑事处罚。本案中,被执行人在有能力履行生效判决确定义务的情况下不仅拒不履行,且多次违反法院限制高消费令入住星级酒店,在被法院实施司法拘留之后仍不履行,最终启动刑事程序,被执行人不仅要清偿全部债务,而且还需承担刑事责任。
如果确实没有资产还债,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法院不会将这部分失去偿债能力的人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但仍然应当对其限制高消费行为。因为无清偿能力,就意味着生活水准就应当下降,过像国外“破产人”一样的生活。如果没有清偿能力被法院限制高消费后,被执行人却还能住星级宾馆、坐飞机,此时已经涉嫌违法,法院可予以司法拘留,甚至追究拒执罪。
■司法观察 拒执是被执行人的“零选项”
拒执行为不仅严重破坏社会诚信、冲击司法权威、制造新的矛盾纠纷,而且严重影响人民法院正常工作,干扰审执程序的顺利进行,也损害了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近年来已成为“社会公敌”。在推进执行大会战中,厦门法院奋发有为,重拳出击,大力打击拒执违法犯罪行为,对敢于以身试法、铤而走险的被执行人施以刑法惩戒,有效震慑了“老赖”,大大压缩了拒执犯罪的生存空间。在司法实践中,厦门法院从近年来办理的拒执犯罪案件中总结出了此类案件的被执行人特点,并对此类人群提出了忠告。
一是藐视法院的司法权威。对于法院发出的命令、发布的公告和张贴的封条熟视无睹,不履行生效判决确定和法律明确规定的义务,甚至主动对抗法院的强制执行。
二是有能力履行却拒不履行。大部分拒执罪案件中的被执行人都属于有履行能力拒不履行。随着刑事程序的启动,被执行人才幡然悔悟主动履行义务,说明通过刑事追诉的手段对被执行人有极强威慑力。
三是存在抗拒执行的主观故意。在所有拒执案件中,被执行人都是以给法院制造执行工作障碍为目的,主观犯意恶劣,法院势必动用刑事手段予以打击。
对此,厦门法院特别奉劝全体被执行人:如果有履行能力,请如实向法院申报财产,主动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如果确实没有履行能力,同样请配合法院执行工作,根据法院的命令主动报告财产情况,不从事高消费行为。切勿为自己的私利铤而走险,触犯刑律,一旦被定罪量刑,将成为终生的污点。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