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首页

苦干巧干 攻坚克难

四月 15th, 2020  |  审批

三个团队 两把利器
一个整体——广东广州南沙区法院执行工作提质增效纪实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8-07-10
09:04:01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6月21日上午8时,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精细执行组的执行人员已经抵达南沙区榄核镇的执行现场,为接下来的强制执行行动做最后的准备。
突然,法官郑伟军接到申请执行人的电话:“法官,被执行人知道你们要动真格的,终于害怕了,刚刚提出愿意和我们和解,先偿还部分款项。”
最终,除去和解部分财产,法院现场清点回收了被执行人抵押的设备、固定资产所有权,并移入评估、拍卖程序。
这是南沙区法院精细执行组攻下的又一个“骨头案”。 优化执行力量 组建三个团队
“你好!我们的履行款已经打到法院账上,请查收。”接到电话后,普通执行组干警吕本超长舒了一口气。
这是一家南沙区本地的消防评估公司,因经营不善,引发众多劳动争议纠纷并进入执行程序。因被执行人无可供执行财产,导致案件搁浅。吕本超作为案件经办人,通过追加未实际出资的两名股东为第三人,成功执结案件。
执行难,难在什么地方?执行模式单一、兵力分散、各办各案、执行案时间跨度长、“人案难管”等是普遍难题。
针对上述问题,南沙区法院在对内管理上创新,优化队伍结构,将一线执行干警分为快速执行组、普通执行组和精细执行组三个团队。所有新立案的执行案件,根据全方位网络查控结果,分为有可供执行财产、无可供执行财产、有部分可供执行财产三类,以此为据分给不同团队。有可供执行财产的案件快执快结,由快速执行组承担;无可供执行财产的案件要稳扎稳打,由普通执行组办理;有部分可供执行财产案件由精细执行组负责。
“每一种类型的案件,有相对应的团队办理,实现精准发力。”该院执行局局长欧阳垒介绍说。
除此之外,每个团队的每名执行员固定负责某个区域,被执行人和财产在这个区域的,就由这名执行员办理,类似公安机关的“片警”制度。
“专注一类案件、负责一个辖区,就会对这个辖区的情况有更多地了解,案件就具备了办理得更快更细的基础,当事人也更满意。”吕本超说。
三个团队组建后,南沙区法院执行案件的流转、查控、评估拍卖各环节配合更顺畅了,结案数大幅上升。据悉,今年1至6月,该院新收执行案件2799件,执结2035件,法官人均结案203件,实际执行到位金额2.28亿元,实际执结率达33.5%。
借助现代科技 打造两把利器
南沙区法院于2017年6月基本建成了执行指挥中心,配备了单兵系统、执法记录系统、执行案件信息系统、远程监控系统等多个现代化系统。
“执行指挥中心不单单用于执行现场的指挥,更兼具财产查控、执行数据分析、突发事件处理等多种功能,这俨然已成为我院执行工作的‘中枢系统’,我们的执行工作实现了实时指挥、前后联动。”该院执行一庭庭长刘方说。
不久前,南沙区法院通过淘宝网络司法拍卖平台,成功拍卖了一含土地使用权、建筑物及生产设备的标的物,成交价1.26亿元,创下该院司法拍卖价格之最。
“如果不是网拍,像这样的标的物,普通拍卖可能耗时更长,也可能拍不成!”提起这次网拍,刘方难掩激动之情,“司法拍卖辅助机构发挥的作用不能忽视。”
据了解,2017年,该院出台了《网络司法拍卖辅助工作管理规定》,对司法拍卖辅助机构、人员工作职责进行了规范。紧接着,又制定了《网络司法拍卖流程规定》,明确了网拍具体流程和节点,网络司法拍卖逐渐步入正轨。
据统计,截至目前,南沙区法院通过网络平台变现执行财产4亿余元,溢价率达到了24.1%。
“现代科技和技术手段是‘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有力武器。执行指挥中心和网络司法拍卖在处理一些执行难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是我们院执行工作中的利器。”欧阳垒表示。
联合各方力量 形成一个整体
近年来,为有效破解送达难、执行难,南沙区法院成立“送必达、执必果”工作领导小组,由区委政法委书记担任组长,聚全区之力推进破解送达难、执行难等工作。
2015年1月,建立执行工作司法协作机制。
2017年11月,南沙区委政法委制定出台《关于进一步完善南沙区执行联动工作机制的实施意见》。
今年6月,成立“送必达、执必果”工作领导小组。
政法委、检察、公安、司法行政、国土、税务、银行、镇街……南沙区法院的执行“朋友圈”越来越广,执行联动的网越织越密。
一处失信,处处受限。据该院院长吴翔透露,南沙区正研究制定针对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成为失信被执行人的联合惩戒相关规定。“内挖潜力,外聚合力,南沙区法院在‘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的路上将不断创新机制,兼顾质量与效率,为优化营商环境、增强人民对执行工作的获得感作出应有贡献!”吴翔说。

2016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八桂大地,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随即打响。
认真贯彻落实最高人民法院的部署,紧紧围绕“四个基本”总体目标和“四个90%、一个80%”的核心指标,广西壮族自治区各级法院亮剑八桂,决战犹酣,扎实推进执行工作。
自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10月30日,全区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389474件,执结336039件,结案率为86.28%,执行到位金额逐年上升,累计执行到位454.8亿元。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法定期限内实际执结率92.78%,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合格率91.21%,执行信访办结率98.04%,“基本解决执行难”取得决定性胜利。在全国率先探索形成“党委领导、政法委协调、人大监督、政府政协支持、法院主办、部门配合、社会参与”的执行工作“广西模式”,获最高人民法院肯定并向全国推广。
发挥大格局作用决胜执行难 决战决胜执行难,自治区领导一直高度重视。
2018年6月20日,自治区党委书记鹿心社到广西高院走访调研,对执行工作提出要求,强调各联动部门要各负其责,加强合作,为广西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提供坚实保障。
随后,自治区政府主席陈武对解决执行难工作作出重要批示指示。
自治区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黄世勇也多次组织召开执行工作联席会议,对破解执行攻坚瓶颈问题作出具体部署。
2017年9月,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听取和审议广西高院关于全区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专项报告并提出审议意见。2018年7月,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卢献匾带队到自治区高院专题调研指导“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并提出具体要求。
2018年8月至9月,广西高院院长黄海龙连续深入防城港、北海、钦州、南宁、玉林、桂林、贺州等地督导执行工作,为干警们加油鼓劲,要求全区各级法院一把手要亲自带头抓,以决战决胜的精神状态,克服一切困难,切实做好第三方评估各项迎检准备工作,做到“院院迎检、院院过关”。
两年多来,全区法院共邀请全国、自治区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视察指导工作3600多人次,并通过微信公众号、推送手机短信、寄送报刊资料等形式通报工作进展情况。各市、县人大及其常委会通过听取专项报告、组织代表视察调研、旁听案件、观摩执行等方式,为“基本解决执行难”注入强大动力。
数字显示,2016年以来,全区各地联动化解涉党政机关执行案件426件,执结标的金额4.12亿元;及时发放司法救助资金6983.6万元,化解“执行不能”积案8130件。累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19.99万例,限制高消费19.11万例,限制乘坐飞机、高铁和限制出境36.7万人次,拘留失信被执行人3216人,罚款2123万元,判决拒执罪300件375人,6.1万名被执行人慑于联合惩戒威力而自动履行义务。
加大强执措施提高执行效率
“执行案款集中清理”“百日清案”“广西执行风暴全媒体执行月”……两年多来,一个个专项活动在八桂大地拉开帷幕,掀起了决战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热潮。
全区法院建成与最高人民法院“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对接、以广西高院“点对点”网络查控系统为补充的执行网络查控系统,查控范围扩展至3800多家银行,区内“点对点”查控平台信息源拓展至17个领域、172个接口,实现对被执行人在全国范围内的存款、车辆、工商登记、证券、不动产等16类25项信息在线查询,彻底改变以往靠“登门临柜”查人找物的传统模式,极大提高查控效率。
截至2018年10月31日,全区法院通过网络查控系统累计查询车辆、户籍、存款等各类信息2501.2万条,涉及被执行人58.3万人,共计冻结资金58.13亿元,查询到车辆39.6万辆、证券37.21万股,有力推进了有财产案件执行效率效果。
2018年10月4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网络拍卖被执行人陈某光、罗某位于南宁市青秀区桃园路某房产,买受人刘先生成功竞买。数天之后,在执行法官蒙恪民的协调下,刘先生和被执行人在腾迁现场进行了交付,案件顺利执结。
“从房屋拍卖成交、房款付清到房屋腾迁交付,仅仅一周时间,执行的速度和效率很高,最大限度地维护了群众的合法权益。”
交付当日,住桂全国人大代表、南宁市天桃实验学校副校长覃鸿见证了整个过程,给予高度评价。
2017年3月,广西高院出台了《关于网络拍卖操作流程规范》,在全国创新推行当事人自行协商议价、向有关部门询价确定起拍价等做法,解决保留价评估难、竞买人融资难等问题,破解拍卖机制障碍。
截至目前,全区司法网拍累计成交金额115.43亿元,标的物成交率71.12%,溢价率147.73%,为当事人节省拍卖佣金3.77亿元,处置执行财产时限平均缩短30天以上,司法网拍在全国排名第一。广西“司法网拍+询价”经验被最高人民法院吸纳入《关于人民法院确定财产处置参考价若干问题的规定》中。
强化内部考核规范执行行为
“转变执行考核与管理,完善执行规范化工作机制,将执行工作制度化、集约化,坚决治理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乱执行现象。”广西高院执行局局长梁文华说,广西法院积极探索建立符合执行工作特点的执行管理新模式,为从长远、根本上解决执行难问题打下坚实基础。
广西高院出台单独考核执行工作绩效文件,定期通报全区法院执行办案质效、执行综合管理两类考核指标数据情况,形成推动执行工作规范化的“指挥棒”。
各级法院成立财产查控组、快速执行组、财产处置组等专业执行小组,实行执行办案“流水作业”,杜绝不作为、慢作为现象。
2018年7月23日至28日,广西高院组成7个评查组,按照交叉评查、随机抽查、反馈讲评等方式,对全区法院2016年、2017年共8295份终本案件卷宗进行评查,及时发现问题及时整改。
“依托全国法院统一执行办案平台,我们强化执行指挥中心实体化运行,全区法院执行干警在一个平台上办案,规范了执行办案标准和流程,实现执行工作的‘三统一’。”广西高院执行局综合处处长王永明介绍。
据统计,2017年以来,全区通过执行指挥中心协同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382件;依托执行案件信息管理平台,办理执行督办1352件、事项委托14165件、申诉信访2070件、负面舆情监控28件,对不规范和消极执行行为进行“一键式”督办。
为规范执行行为,广西高院与区内八家银行对接,在全国率先建立全区法院执行案款管理“一案一账号”系统,实现每个执行案件均对应唯一的虚拟银行子账户,款项进出全程留痕、全程监管,有效杜绝执行案款管理漏洞,确保执行案款及时、规范发放。
该系统自2017年7月启用以来,全区法院已分配24.05万个虚拟子账户,入账71.11亿元,发放48.32亿元,发放案款实现“零投诉”。

苦干巧干
攻坚克难——广西法院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纪实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9-01-07
08:49:57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2016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八桂大地,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随即打响。
认真贯彻落实最高人民法院的部署,紧紧围绕“四个基本”总体目标和“四个90%、一个80%”的核心指标,广西壮族自治区各级法院亮剑八桂,决战犹酣,扎实推进执行工作。
自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10月30日,全区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389474件,执结336039件,结案率为86.28%,执行到位金额逐年上升,累计执行到位454.8亿元。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法定期限内实际执结率92.78%,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合格率91.21%,执行信访办结率98.04%,“基本解决执行难”取得决定性胜利。在全国率先探索形成“党委领导、政法委协调、人大监督、政府政协支持、法院主办、部门配合、社会参与”的执行工作“广西模式”,获最高人民法院肯定并向全国推广。
发挥大格局作用决胜执行难 决战决胜执行难,自治区领导一直高度重视。
2018年6月20日,自治区党委书记鹿心社到广西高院走访调研,对执行工作提出要求,强调各联动部门要各负其责,加强合作,为广西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提供坚实保障。
随后,自治区政府主席陈武对解决执行难工作作出重要批示指示。
自治区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黄世勇也多次组织召开执行工作联席会议,对破解执行攻坚瓶颈问题作出具体部署。
2017年9月,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听取和审议广西高院关于全区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专项报告并提出审议意见。2018年7月,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卢献匾带队到自治区高院专题调研指导“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并提出具体要求。
2018年8月至9月,广西高院院长黄海龙连续深入防城港、北海、钦州、南宁、玉林、桂林、贺州等地督导执行工作,为干警们加油鼓劲,要求全区各级法院一把手要亲自带头抓,以决战决胜的精神状态,克服一切困难,切实做好第三方评估各项迎检准备工作,做到“院院迎检、院院过关”。
两年多来,全区法院共邀请全国、自治区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视察指导工作3600多人次,并通过微信公众号、推送手机短信、寄送报刊资料等形式通报工作进展情况。各市、县人大及其常委会通过听取专项报告、组织代表视察调研、旁听案件、观摩执行等方式,为“基本解决执行难”注入强大动力。
数字显示,2016年以来,全区各地联动化解涉党政机关执行案件426件,执结标的金额4.12亿元;及时发放司法救助资金6983.6万元,化解“执行不能”积案8130件。累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19.99万例,限制高消费19.11万例,限制乘坐飞机、高铁和限制出境36.7万人次,拘留失信被执行人3216人,罚款2123万元,判决拒执罪300件375人,6.1万名被执行人慑于联合惩戒威力而自动履行义务。
加大强执措施提高执行效率
“执行案款集中清理”“百日清案”“广西执行风暴全媒体执行月”……两年多来,一个个专项活动在八桂大地拉开帷幕,掀起了决战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热潮。
全区法院建成与最高人民法院“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对接、以广西高院“点对点”网络查控系统为补充的执行网络查控系统,查控范围扩展至3800多家银行,区内“点对点”查控平台信息源拓展至17个领域、172个接口,实现对被执行人在全国范围内的存款、车辆、工商登记、证券、不动产等16类25项信息在线查询,彻底改变以往靠“登门临柜”查人找物的传统模式,极大提高查控效率。
截至2018年10月31日,全区法院通过网络查控系统累计查询车辆、户籍、存款等各类信息2501.2万条,涉及被执行人58.3万人,共计冻结资金58.13亿元,查询到车辆39.6万辆、证券37.21万股,有力推进了有财产案件执行效率效果。
2018年10月4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网络拍卖被执行人陈某光、罗某位于南宁市青秀区桃园路某房产,买受人刘先生成功竞买。数天之后,在执行法官蒙恪民的协调下,刘先生和被执行人在腾迁现场进行了交付,案件顺利执结。
“从房屋拍卖成交、房款付清到房屋腾迁交付,仅仅一周时间,执行的速度和效率很高,最大限度地维护了群众的合法权益。”交付当日,住桂全国人大代表、南宁市天桃实验学校副校长覃鸿见证了整个过程,给予高度评价。
2017年3月,广西高院出台了《关于网络拍卖操作流程规范》,在全国创新推行当事人自行协商议价、向有关部门询价确定起拍价等做法,解决保留价评估难、竞买人融资难等问题,破解拍卖机制障碍。
截至目前,全区司法网拍累计成交金额115.43亿元,标的物成交率71.12%,溢价率147.73%,为当事人节省拍卖佣金3.77亿元,处置执行财产时限平均缩短30天以上,司法网拍在全国排名第一。广西“司法网拍+询价”经验被最高人民法院吸纳入《关于人民法院确定财产处置参考价若干问题的规定》中。
强化内部考核规范执行行为
“转变执行考核与管理,完善执行规范化工作机制,将执行工作制度化、集约化,坚决治理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乱执行现象。”
广西高院执行局局长梁文华说,广西法院积极探索建立符合执行工作特点的执行管理新模式,为从长远、根本上解决执行难问题打下坚实基础。
广西高院出台单独考核执行工作绩效文件,定期通报全区法院执行办案质效、执行综合管理两类考核指标数据情况,形成推动执行工作规范化的“指挥棒”。
各级法院成立财产查控组、快速执行组、财产处置组等专业执行小组,实行执行办案“流水作业”,杜绝不作为、慢作为现象。
2018年7月23日至28日,广西高院组成7个评查组,按照交叉评查、随机抽查、反馈讲评等方式,对全区法院2016年、2017年共8295份终本案件卷宗进行评查,及时发现问题及时整改。
“依托全国法院统一执行办案平台,我们强化执行指挥中心实体化运行,全区法院执行干警在一个平台上办案,规范了执行办案标准和流程,实现执行工作的‘三统一’。”
广西高院执行局综合处处长王永明介绍。
据统计,2017年以来,全区通过执行指挥中心协同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382件;依托执行案件信息管理平台,办理执行督办1352件、事项委托14165件、申诉信访2070件、负面舆情监控28件,对不规范和消极执行行为进行“一键式”督办。
为规范执行行为,广西高院与区内八家银行对接,在全国率先建立全区法院执行案款管理“一案一账号”系统,实现每个执行案件均对应唯一的虚拟银行子账户,款项进出全程留痕、全程监管,有效杜绝执行案款管理漏洞,确保执行案款及时、规范发放。
该系统自2017年7月启用以来,全区法院已分配24.05万个虚拟子账户,入账71.11亿元,发放48.32亿元,发放案款实现“零投诉”。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