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首页

中文字库国内潜伏危机 急需立法保护

一月 19th, 2020  |  学习时代

吴学安

图片 1

2011年7月5日上午,方正电子诉宝洁飘柔字体著作权诉讼案件经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了方正电子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终审判决对于倩体飘柔两字是否具有美术作品著作权这一争议焦点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使得该问题重新回到了起点的做法,众多字体设计行业的业内人士表示不解与极度失望。

“微软雅黑竟然不是免费字体”引发舆论的广泛讨论,一度登上网络热搜榜单。微软雅黑是Windows操作系统内嵌字体,无需下载安装便可直接使用。但是,企业或网店在品牌宣传中使用后,被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状告侵权,理由是用户以“商业发布”为目的使用微软雅黑字体,需额外支付版权费。

计算机时代,字库就在我们每个人手边。当我们在电脑上用文字处理软件打出一篇文章,想要给它换上一种好看的字体时,我们其实就已经在与字库打交道了。但很多人并不知道,目前我国汉字字库仅421款,而比邻的日本,汉字字库则多达2973款。不久前,在《著作权法》征集意见过程中,我国字库行业的从业者在尽力呼吁法律对中文字体字库权益的保护。

一中院在二审判决中提出:方正电子诉宝洁公司使用方正倩体飘柔二字侵权成立,须具备4个必要条件:第一,飘柔二字构成作品;第二,方正电子系飘柔二字的著作权人;第三,宝洁公司和家乐福事实的行为属于对涉案飘柔的复制、发行行为;第四,宝洁公司、家乐福实施的复制、发行行为未获得方正电子的许可。宝洁公司和家乐福的行为系经过方正电子许可的行为,其行为不符合侵权构成要件中的第四个要件,即宝洁公司、家乐福实施的复制、发行行为并非未获得方正电子的许可。故无论本案是否符合另外三个要件,两个被上诉人实施的被控侵权行为均不可能构成侵犯著作权的行为。一中院据此判决:驳回方正电子的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法院通过这种方式巧妙的回避了字库中的单字有无美术作品著作权这个困扰审法院良久的棘手而又敏感的问题。

作为中国最大的中文字库厂商,这已不是方正第一次为“字库维权”走上法庭了。早在2008年4月,方正倩体作品以美术作品的形式在国家版权局登记。2016年10月,北大方正派人到位于南京新街口的某大型超市购买了一盒由其中两名被告生产销售的“芭芭多斯芦荟”。方正代理律师顾晓宁表示,“芭芭多斯”这4个字明显来源于方正粗倩体字库,且作为商标使用在产品外包装显著位置,使产品在外观上更具视觉冲击力,进而影响消费者的消费行为。

中文字库,在国内的现状如何?又潜伏着怎样的危机?

方正电子二审代理人同济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陶鑫良指出,二审判决在程序与实体上明显存在众多的问题:

从最初的甲骨文到金文、再到篆书,发展到后来的隶书、楷书、行书和草书,中国汉字承载了中华五千年的悠久文化。然而,我国字体行业发展却极为滞后。目前,韩国和日本的字体设计行业欣欣向荣,美国字库企业蒙纳公司甚至已上市,年收入超过1亿美元;而在中国,大部分字库厂商还在为生存而挣扎。此前,50多位字体设计师发起并签署了“弘扬中华文化,保护计算机中文字体”的倡议书,呼吁加强对计算机字体版权保护。

编者

首先,二审判决中最主要的问题在于
默示许可的认定是完全错误的,既不符法理,又不合情理。软件作品与美术作品的授权及使用之间,并不存在必然联系而且各自相互独立。方正集团卖给NICE公司的只是计算机软件,授予的只是软件作品的著作权使用权,而且只是类似168元人民币就能买到123款字体字库软件的白菜价。由此怎么可以毫无法律根据地认定其合理期待已经足以延伸到与软件作品使用根本无关的
飘柔倩体单字之美术作品在产品包装、装潢上广告性的商业使用呢?同时,方正字库光盘中有明确的授权许可协议,对字库的使用方式和范围等进行了明确的授权,明确禁止再发布等商业使用。既然方正电子对用户已经明确授权在先,何需
默示许可?

在中国,多数人都不了解字体产业,很多人甚至以为字库是随着计算机的产生和运行而自动被生产出来的。实际上,字体产业是一个非常需要创造力的行业。开发一款字体投入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甚至要耗时几年,而国内版权意识薄弱、盗版猖獗、法律保护缺失等原因使得很多款字体在开发后“血本无归”。虽然目前对于字库和单体字的性质认定,我国尚无明确法律规定。但对于整个字库而言,认定其为软件是更符合实际的做法。一方面,字库制作者是软件企业,而不是美术出版社,字体业者对于字库,取得的都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与美术作品无关;另一方面,作为普通消费者,所买的字库只是一张光盘,其使用方法与其他软件并无不同,从常识出发,也会认定字库是软件的一种。

正在宁夏银川举行的第二十二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上,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与大学版协旗下逾60家大学出版社、教育部直属出版社、中信出版社等著名出版机构签署了字库授权使用协议。至此,在全国100余家大学出版社中,已有超过60%的出版社接受字库授权使用模式。

其次,我国迄今没有例如英国与我国台湾地区对印刷字体及其单字的特别立法,故审理本案的法律依据是我国现行著作权法,依法应当保护具有独创性和可复制性的飘柔倩体单字美术作品。飘柔两个倩体字具有独特的创新的字形风格与字形特征,即亲切、幽默、柔美和华丽,如同少女婷婷玉立的倩影,给人以美的享受的独创性,这两个字完全符合中国著作权法的对于美术作品的规定,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但很遗憾的是,二审法院对方正电子上诉主张的字库中的单字具有美术作品著作权的这个事实问题,在作为重点认真审理良久后,却不作任何认定,通过牵强的默示许可理论进行回避的做法,令人难以信服。

目前,我国字体行业维权难的背后,折射出字体行业的发展困境,一是知识产权保护不足;二是没有创新的环境。由于我国在法律法规上没有清晰的规范,造成了行业的混乱,大规模的盗版成为字体行业发展最大的绊脚石。尤其是我国迄今都没有对印刷字体及其单字体的特别立法,只能依靠我国现行著作权法,但条文中并未有如何对计算机字体进行保护的相关规定,国际上相关法律中也未提及单字体美术著作权的保护问题,因此单字体保护面临尴尬境地。

这也再一次引起了人们对我国字库行业的关注。早在4月23日,中国中文信息学会与字库公司,联合发布对《著作权法》中部分相关条款的修改建议,呼吁国家法律对中文字体字库权益的保护。

第三,二审判决书在方正电子对美国NICE公司尚未提起诉讼,法院也没有将该公司追加为本案的必要共同诉讼参与人参加诉讼的情况下,即对该公司使用方正字库的行为做出了不侵权认定,并且进而据此认定了宝洁公司不侵权,是存在重大程序瑕疵的。

早在2011年,方正字库申诉宝洁的二审判决中,即因“方正倩体字库中的单字不能作为美术作品给予权利保护”而败诉。究其原因,对于单体字,国际公约和各国法律均有规定,善意使用字体工具产生的单个字体,并不侵犯字体版权。因为使用字库时,如果认定单体字是美术作品,任何人使用了这个字,就要交许可费,改变这个字也要造成侵权,如此文字字体的开发和利用将受到大大的阻碍。

制图:蔡华伟

按照判决,宝洁大规模商业使用方正倩体,其支付的价格不到1.4元,字体设计者和开发企业得不到经济回报,已经处于危在旦夕的地步。方正诉宝洁的案件,不是一个企业的事,事关整个行业的兴衰。
方正电子字库业务部总经理张建国向媒体表态,我们坚信我们劳动的创造性,将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中文字体行业,方正有责任继续寻求法律的支持,维护行业合法权益。

自仓颉造字开始,汉字就以其浩瀚广博抒写着华夏历史,我们今天的时代抒写,更需要我们学会尊重与自尊。

中文字库行业的从业者越来越强烈地意识到,字库产业的命脉在版权。

相关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字体设计行业是被长期忽视的知识产权盲区,研发者权益得不到保障,此次方正与宝洁的诉讼案,业内企业都在观望,希望能有个好的结果,甚至认为这次诉讼的成功与否,决定了中国字体设计行业未来的发展。但是此次法院的判决仅从否定一个充分必要条件的角度论述其判决的结论,而从事实上回避了双方都想得到的答案,即单个字体是否具有独创性,是否应当得到法律的保护?这个问题是字库行业发展面临的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采取视而不见、一味回避的态度,是不能做到定纷止争和彻底解决问题的。我们希望有关部门以及业内人士能够关注此事,从专业的角度为字库行业的发展保驾护航。

字库并非自动生成,一种字体从设计到完成测试需几年时间

关键词:方正电子维权

字体设计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印刷字体设计和标志字体设计。字体设计者张弥迪介绍。

张弥迪介绍,前者的成果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字库,后者的成果一般表现为品牌的标准字。对大众来说,两者最直观的区别,在于字数。标志字体设计所涉及的字数量较少,一般只限于品牌名等少数字;而字库收入的字则比较全,可以应用于印刷等对收字完整性要求比较高的领域。

在张弥迪看来,标志字体通常要求能展现品牌的独特性,现在的不少标志设计,也选择直接采用现成字库里的字。在未通过付费购买等方式获得字库所有者授权的情况下,很容易产生侵权纠纷。

2011年3月,国内主要的字库供应商之一北京汉仪科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将婴幼儿用品企业笑巴喜公司告上法庭。南京市中院于当年11月作出判决,认定笑巴喜商标因擅自使用汉仪秀英体而侵犯该字体著作权,判赔2.8万元。

字库,并不如许多人想象的是计算机程序自动生成的。

几年前,伴随美国微软公司Vista操作系统简体中文版的发布,人们发现它的Word软件中也出现了一款名为雅黑的新字体。雅黑就是由微软公司委托我国最早从事中文字库开发的专业厂商之一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字库业务部专门设计的字体。据媒体报道,这款包含数万个中文字符的字库,平均每个字的成本达到了100美元左右。

方正字库高级字体设计师齐立,是雅黑字体的主要设计者之一,这种字体是他的团队花了两年时间完成的。一种字库的设计、开发并完成测试,少则需要12年,多则35年。方正字库副总经理黄学钧说。

如果哪一天,我们只能向美国、日本等国的厂商购买中文计算机字体,那将是种悲哀。中国中文信息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孙乐说出了他的忧虑。

忧虑来自两个方面。横向看,中文字库数量偏少,更新缓慢。据孙乐介绍,大陆的厂商目前拥有的字体款数是421款,而大量应用汉字的日本,字体款数则达到2973款。有十几年平面设计师生涯、最终专注于学习和创作汉字字体并创办造字工房的丁一,则用捉襟见肘来描述中文字体的现状。

纵向比较,中文字库厂商及专业的字体设计师数量也在急剧减少。黄学钧说,而目前全国10人以上规模的字体设计企业仅剩45家,基本处于停滞或勉强维持状态。方正字库目前也仅有字体设计师不到30人。

这种冲击,主要来自盗版。随着我国个人电脑及互联网技术的大规模普及,计算机字库产业遭遇前所未有的冲击,部分企业在商业活动中大量侵权使用字体,却不付任何费用,字库企业维权艰难,从业人员无法获得正常回报。黄学钧说。

张弥迪也认为,要得到一款字体太容易了。字体一上市,就有人上传到网上流出来了,随随便便就可以免费下载。目前国内就有好几个免费下载字体的网站。对此,黄学钧表示,几乎没有一家得到过字体设计厂商的授权。

版权纠纷也成为字库企业经营者的一大困扰。丁一表示,在法律没有明文规定的情况下,法院对字体侵权的具体案例裁定标准不一,为字体的维权带来不便和不确定性。

字库收费,主要是针对商用,公众利益不会受到损害

在今年的世界知识产权日,中国中文信息学会代表字库行业正式向国家版权局提交了关于《著作权法》的修改建议。建议主要有两点:在《著作权法》中明确字体设计属于美术作品;字库属于计算机软件。

在此前的法律纠纷中,字库著作权问题一度引起争议。2011年,方正诉宝洁飘柔侵犯方正倩体字库字体著作权案最终以方正的败诉告终。该案一审法院认定该字库整体享有美术作品著作权,而单字不享有;二审法院则回避了这一争论,以合同法终审结案。

知识产权研究者方晓红认为,在认定计算机字库字体的著作权时,应该把它分为两个层面:一是在字形基础上的美术作品著作权;二是作为软件的著作权。

判断字库企业的一款字库字体及其单字是否具有美术作品著作权,主要是基于它的来源。比如某字库字体来源于某书法家的书法作品,且风格基本一致,其美术作品著作权即归该书法家,字库公司享有该字库作为软件的著作权。因此,飘柔的判决让业内心头一凉,迫切呼吁法律保护字体字库。

但是,字库一旦面向市场收费,许多人担心,公众利益会不会受到损害,对此,孙乐表示,为字库行业争取的法律保护,主要是针对商用。

黄学钧认为,许多人对于字库收费的认识,一个重大的误区在于混淆了个人使用和商业发布的概念。孙乐也指出,在使用商业收费字库时,倡导个人花比较少的钱购买,但只能个人使用,商业使用需要另外授权。方晓红也建议,将字库产品区分为个人版与企业版,分别定价销售。事实上,造字工房在官网上已将字体产品的发布授权按商业发布和个人使用,分为两类,价格相差在10倍以上。

随着企业维权力度的加强,与社会对于知识产权认识程度的提升,情况也逐渐有所变化。丁一表示,2012年,是造字工房的设计维权年,近日还将公布部分侵权者名单,通过法律等一切可行的方式来维护自身利益,促进行业进步。

相关阅读 方正电子成功参展Sino Label
2018方正桀鹰号即将驶达2018标签展览会方正云舒社书刊制作云平台正式上线方正电子
打造智能化良性印刷生态圈原方正电子总裁杨斌加入阳光印网任COO方正桀鹰可变数据印刷应用方案发布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