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首页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利剑扫黑恶法正佑平安

三月 15th, 2020  |  审批

推动长效常治
守护河清海晏——福建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纪实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9-12-11
09:14:36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经济发展“高质量”、生态环境“高颜值”。新时代的福建,迎来改革与发展的加速度。
良好的发展环境须臾离不开法治的有力保障。去年以来,在中央的统一部署下,一场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迅速席卷八闽。福建法院紧盯目标,着眼“打准打狠”“打深打透”,推动长效常治,守护河清海晏。
数据显示,开展专项斗争以来,福建法院一审审结涉黑恶犯罪及其“保护伞”犯罪案件698件4359人。随着一批涉黑恶犯罪团伙被成功打掉,全省社会治安持续向好、营商环境进阶优化,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增强。
挥重拳,打出震慑力
一段时间以来,以吕荣淼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纠集社会闲散人员,在永春县蓬壶镇大肆实施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暴力讨债等犯罪活动。因担心被打击报复,一些受害人长期不敢举报,周边居民更是敢怒不敢言。
今年11月26日,这一伙横行乡里的黑恶势力走向末路。永春县人民法院对这起涉黑案公开宣判,主犯吕荣淼等一批犯罪分子被绳之以法。消息一传出,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就在这一天,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同时组织全省30多家法院,对44起涉黑恶案件269名被告人开展集中宣判。这是开展专项斗争以来,组织的第5次全省集中宣判。
黑恶是社会毒瘤,如不坚决割除,国不宁、民难安。
福建法院坚决扛起扫黑除恶重大政治责任,坚持“一把手”挂帅研究督办、庭领导带头办理涉黑恶案,在法治的轨道内推进专项斗争,确保打准、打狠、打出声势。
福建高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吴钟夏告诉记者:“对于把持基层政权、利用家庭宗族势力、煽动村民闹事、强揽工程、欺行霸市、敲诈勒索、非法高利放贷等黑恶犯罪,群众最为痛恨、影响也最为恶劣。在审理这些案件中,全省法院不留死角和隐患,严把事实关、法律关和证据关,努力让每一起案件经得起历史和法律的检验。”
黑恶犯罪能做大成势,背后往往暗藏“保护伞”和“关系网”。福建法院将打“伞”破“网”作为主攻方向,从严惩处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犯罪案件42件73人;建立“一案三查”机制。针对每一起黑恶势力犯罪案件,都对背后的“保护伞”“关系网”、腐败问题以及有关部门失职渎职问题进行审查。
破难点,啃下硬骨头
案件审理,既不能人为拔高,勉强定罪;亦不能降格处理、放纵犯罪。面对扫黑除恶这场法律硬仗,福建法院持续推进程序攻坚、实体攻坚和效率攻坚。
针对一些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在当地关系网盘根错节,如何切断和排除不当干扰,确保依法、精准、有力打击?
今年3月,在福建高院的指导与推动下,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率先在全国推行涉黑恶犯罪案件相对集中管辖,指定龙海市人民法院和漳浦县人民法院集中管辖漳州辖区上述案件。同时,抽调非集中管辖地法院办案骨干与管辖地法官共同组成的专业化审判团队。
漳州中院副院长陈志福认为:“这项改革的意义在于,不仅防止办案人员受到案外因素的不当干扰,同时也解决了部分基层法院在审理涉黑恶案件中办案经验不足、审判力量薄弱、裁判标准不一等问题。”
去年以来,福建法院以实战、实用、实效为导向,设立扫黑除恶审判业务专家库,率先聘请12名法学专家教授成立专家咨询委员会;同时抽调一批政治过硬、业务精通的刑事审判法官,向扫黑一线集结。
许晓琳,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外表文弱的她,投入办案就成了拼劲十足的“女汉子”。去年,由她主审的全省迄今规模最大的一起涉黑案,涉案被告人53名,被告单位3个,涉及罪名17项,涉案金额逾1.15亿元,光是开庭就用了17天。
比起庭审,更为艰苦的是,对庞大证据链的抽丝剥茧、审查甄别。在最后冲刺阶段,许晓琳干脆“住”进了办公室。历经三个月的鏖战,她终于完成900多页60多万字的“史上”最长一审刑事判决书……
为确保涉黑恶案件审理的高质量、高效率,福建法院着眼审判资源整合、审理程序优化,建立“大案联办、难案精办、简案快办”的审理模式;以刑事案件庭前会议、非法证据排除、法庭调查“三项规程”为抓手,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切实维护被告人诉讼权利,坚决守住防范冤假错案的法律底线。
2018年9月,备受外界关注的福清市林德发父子重大涉黑案开审。彼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尚未从试点上升为法律。作为试点地区的福清市人民法院大胆突破观念障碍,创新审判模式,将众多被告人分成认罪认罚、认罪和不认罪三部分,先易后难、层层推进,促进该案审判质量与效率的大幅提升。涉黑恶案件审理“认罪认罚从宽、庭审重点攻坚”的福建经验向全国法院推广。
深挖根,推动大治理 “深挖根治”是今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阶段性目标。
随着专项斗争稳扎稳打、步步推进,一些地区的涉黑恶犯罪发生新动向、呈现新特点:黑恶势力犯罪手段更加隐蔽,财产隐匿更加多变,有的甚至披上“合法”外衣,以商养黑、以黑护商。“深挖根治”“打财断血”的难度愈大。
厦门颜小敏涉黑案就是一例。经查,以颜小敏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长期盘踞在厦门市海沧区青礁村一带,有组织地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实施聚众斗殴、强迫交易、串通投标等违法犯罪活动。同时还通过贿赂、插手村居换届选举等手段,寻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村“两委”成员的包庇、纵容,进而牟取非法利益。为了隐匿非法所得,主犯颜小敏将一套价值不菲的别墅登记在朋友名下,意图规避查处。
“彻底摧毁黑恶势力的经济基础,既要收缴显性‘浮财’,更要深挖隐性‘暗财’,坚决斩断利益链条,防止其死灰复燃。”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刑庭庭长刘洲说道。在审理此案中,刘洲带领合议庭其他成员经过缜密证据审查,依法判决没收了这套市值近2000万元的别墅。目前该房产已经进入司法拍卖程序……
福建高院扫黑办副主任陈丰告诉记者,为持续加大对黑恶犯罪“打财断血”,今年,福建高院会同省检察院、省公安厅制定下发《关于办理黑恶势力刑事案件财产处置的证据指引》,精准指导全省涉黑恶财产处置工作。同时还把涉黑恶犯罪财产执行作为全省法院工作的重中之重,破解股权、林权、海域等拍卖处置环节的困难障碍,深挖隐性“黑财”,破解“黑财”收缴难题。
以大排查推动大治理。全省法院还聚焦重点领域、重点行业、重点问题开展涉黑恶线索大起底,发现并移送涉黑恶线索1284条。如石狮市人民法院在审理一系列信用卡车辆贷款纠纷时,发现部分被告系无明显消费能力却购买大量豪车。这一情况引起了办案法官的警觉,将该线索移送公安机关进行核查。后经侦查,成功破获了一起涉案42人的重大涉黑案。
陈丰说,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二次推进会后,福建法院更加积极行动起来,加快拓展黑恶线索排查,针对涉黑涉恶案件审判中发现的监管漏洞和薄弱环节以案促建、以案促治。截至目前,全省法院已向有关部门发出司法建议196份,实现打击与防范、治标与治本的有机统一。

经济发展“高质量”、生态环境“高颜值”。新时代的福建,迎来改革与发展的加速度。

□本报记者 何祖谋 通讯员 何晓慧

良好的发展环境须臾离不开法治的有力保障。去年以来,在中央的统一部署下,一场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迅速席卷八闽。福建法院紧盯目标,着眼“打准打狠”“打深打透”,推动长效常治,守护河清海晏。

1月10日,我省法院开展第三次也是今年首次全省性集中宣判,再掀扫黑除恶风暴:17家中院、基层法院集中宣判25起黑恶犯罪案件,170名被告人被依法严惩。

数据显示,开展专项斗争以来,福建法院一审审结涉黑恶犯罪及其“保护伞”犯罪案件698件4359人。随着一批涉黑恶犯罪团伙被成功打掉,全省社会治安持续向好、营商环境进阶优化,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增强。

自2018年初中央部署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全省法院攻势凌厉,主动“亮剑”,坚持高位推动,保持高压态势,依法从严惩处黑恶犯罪,以司法利剑护佑八闽平安。

挥重拳,打出震慑力

高位推动宣传发动压紧压实政治责任

一段时间以来,以吕荣淼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纠集社会闲散人员,在永春县蓬壶镇大肆实施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暴力讨债等犯罪活动。因担心被打击报复,一些受害人长期不敢举报,周边居民更是敢怒不敢言。

2018年12月29日,年度最后一个工作日。21时许,位于省法院审判办公大楼15楼的扫黑办依然灯火通明。

今年11月26日,这一伙横行乡里的黑恶势力走向末路。永春县人民法院对这起涉黑案公开宣判,主犯吕荣淼等一批犯罪分子被绳之以法。消息一传出,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扫黑办在高速运转,工作人员节假日少有休息……案头一叠厚厚的台账,见证着他们在忙碌中度过的日日夜夜。

就在这一天,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同时组织全省30多家法院,对44起涉黑恶案件269名被告人开展集中宣判。这是开展专项斗争以来,组织的第5次全省集中宣判。

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就绝不能让黑恶势力的存在成为一块“短板”。

黑恶是社会毒瘤,如不坚决割除,国不宁、民难安。

专项斗争开展以来,省法院提升站位,行动迅速,坚定扛起扫黑除恶重大政治任务。

福建法院坚决扛起扫黑除恶重大政治责任,坚持“一把手”挂帅研究督办、庭领导带头办理涉黑恶案,在法治的轨道内推进专项斗争,确保打准、打狠、打出声势。

“省法院党组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高度重视,先后召开十几次会议听取情况汇报,作出专门部署。”省法院扫黑办副主任陈丰告诉记者,为压紧压实政治责任,省法院制定扫黑除恶专项工作考评实施细则,细化19项具体内容和50个项目,并将其纳入年终全省司法公信建设责任制考评体系之中,科学设置了占比分值。

福建高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吴钟夏告诉记者:“对于把持基层政权、利用家庭宗族势力、煽动村民闹事、强揽工程、欺行霸市、敲诈勒索、非法高利放贷等黑恶犯罪,群众最为痛恨、影响也最为恶劣。在审理这些案件中,全省法院不留死角和隐患,严把事实关、法律关和证据关,努力让每一起案件经得起历史和法律的检验。”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根据专项斗争的需要,着眼于“办好案”“办铁案”,一批优秀的办案骨干向扫黑除恶一线集结。省法院和全省9个中院均成立专业合议庭,基层法院也根据实际情况,成立专业团队或指定专人负责,龙岩等地法院还成立专门的涉黑恶犯罪和“保护伞”等职务犯罪专业审判团队。

黑恶犯罪能做大成势,背后往往暗藏“保护伞”和“关系网”。福建法院将打“伞”破“网”作为主攻方向,从严惩处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犯罪案件42件73人;建立“一案三查”机制。针对每一起黑恶势力犯罪案件,都对背后的“保护伞”“关系网”、腐败问题以及有关部门失职渎职问题进行审查。

全省法院重点聚焦把持基层政权、利用家庭宗族势力、煽动村民闹事、强揽工程、欺行霸市、非法高利放贷等群众反映最强烈、最深恶痛绝的黑恶势力犯罪,稳、准、狠地惩处一批涉黑恶犯罪案件。

破难点,啃下硬骨头

扫黑除恶一线捷报频传。全省法院通过传统媒体和新媒体,采取短视频、H5等方式扩大战果,提升群众知晓率。

案件审理,既不能人为拔高,勉强定罪;亦不能降格处理、放纵犯罪。面对扫黑除恶这场法律硬仗,福建法院持续推进程序攻坚、实体攻坚和效率攻坚。

涉案33人的全省首例黑社会性质犯罪案件在宁德宣判;厦门市思明区法院宣判一起54名被告人、3个被告单位、17项罪名的涉黑恶案,943页60多万字的一审刑事判决书成“史上”最长…这些群众喜闻乐见的信息一上线,迅速引发网友“围观”。

针对一些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在当地关系网盘根错节,如何切断和排除不当干扰,确保依法、精准、有力打击?

有网友评论:利剑出鞘、雷霆万钧。扫除黑恶,还人民群众一片风清气正的清朗天空。

今年3月,在福建高院的指导与推动下,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率先在全国推行涉黑恶犯罪案件相对集中管辖,指定龙海市人民法院和漳浦县人民法院集中管辖漳州辖区上述案件。同时,抽调非集中管辖地法院办案骨干与管辖地法官共同组成的专业化审判团队。

健全机制精准打击促进审判公正高效

漳州中院副院长陈志福认为:“这项改革的意义在于,不仅防止办案人员受到案外因素的不当干扰,同时也解决了部分基层法院在审理涉黑恶案件中办案经验不足、审判力量薄弱、裁判标准不一等问题。”

一年治标、两年治根、三年治本。这是中央规划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时间表和路线图。

去年以来,福建法院以实战、实用、实效为导向,设立扫黑除恶审判业务专家库,率先聘请12名法学专家教授成立专家咨询委员会;同时抽调一批政治过硬、业务精通的刑事审判法官,向扫黑一线集结。

在扫黑除恶这场声势浩大的斗争中,人民法院作为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重任在肩、责无旁贷。

许晓琳,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外表文弱的她,投入办案就成了拼劲十足的“女汉子”。去年,由她主审的全省迄今规模最大的一起涉黑案,涉案被告人53名,被告单位3个,涉及罪名17项,涉案金额逾1.15亿元,光是开庭就用了17天。

“要确保审理的每一起案件定罪准确、量刑适当,经得起历史和法律的检验。”省法院副院长吴钟夏告诉记者,既要防止黑恶犯罪“降格处理”、轻纵犯罪,也不能“人为拔高”、勉强定罪。

比起庭审,更为艰苦的是,对庞大证据链的抽丝剥茧、审查甄别。在最后冲刺阶段,许晓琳干脆“住”进了办公室。历经三个月的鏖战,她终于完成900多页60多万字的“史上”最长一审刑事判决书……

对黑恶犯罪如何做到不枉不纵,确保依法打击、精准打击、有力打击?答案是:依靠法治。

为确保涉黑恶案件审理的高质量、高效率,福建法院着眼审判资源整合、审理程序优化,建立“大案联办、难案精办、简案快办”的审理模式;以刑事案件庭前会议、非法证据排除、法庭调查“三项规程”为抓手,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切实维护被告人诉讼权利,坚决守住防范冤假错案的法律底线。

早在去年5月,省法院就着手建立完善审理黑恶势力犯罪工作机制,就案件审理过程中涉及的宽严尺度把握、诉讼程序规范、问题线索移送等作出规定,坚持扫黑除恶工作法治化、规范化和专业化。

2018年9月,备受外界关注的福清市林德发父子重大涉黑案开审。彼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尚未从试点上升为法律。作为试点地区的福清市人民法院大胆突破观念障碍,创新审判模式,将众多被告人分成认罪认罚、认罪和不认罪三部分,先易后难、层层推进,促进该案审判质量与效率的大幅提升。涉黑恶案件审理“认罪认罚从宽、庭审重点攻坚”的福建经验向全国法院推广。

黑恶犯罪证据把握、性质认定事关重大。省法院加强与省公安厅、检察院等部门的联动,三家联合制定涉黑恶犯罪案件证据收集指引等11个规范性文件,以此促进执法尺度的统一。

深挖根,推动大治理

去年8月下旬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福建,围绕全省扫黑除恶工作出现的问题边督边改。针对督导组发现的部分案件存在证人出庭率不高、“打财断血”力度不足的问题,省法院及时会同公安、检察部门研究涉案财产处置、加强证人保护等方面的工作意见,加大查扣、追缴、执行涉黑恶财产的力度,落细落实证人保护的各项制度措施,补齐了工作“短板”。

“深挖根治”是今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阶段性目标。

集中优势力量办理大案要案难案。全省法院结合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积极开展繁简分流、认罪认罚从宽等审判程序运用方面的探索实践,确保办案质量与办案效率的有机统一。

随着专项斗争稳扎稳打、步步推进,一些地区的涉黑恶犯罪发生新动向、呈现新特点:黑恶势力犯罪手段更加隐蔽,财产隐匿更加多变,有的甚至披上“合法”外衣,以商养黑、以黑护商。“深挖根治”“打财断血”的难度愈大。

去年10月31日,备受社会关注的福清“林氏父子”涉黑案一审公开宣判。这起37名被告人的涉黑案在长达30多天开庭审理之后一审圆满收官。

厦门颜小敏涉黑案就是一例。经查,以颜小敏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长期盘踞在厦门市海沧区青礁村一带,有组织地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实施聚众斗殴、强迫交易、串通投标等违法犯罪活动。同时还通过贿赂、插手村居换届选举等手段,寻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村“两委”成员的包庇、纵容,进而牟取非法利益。为了隐匿非法所得,主犯颜小敏将一套价值不菲的别墅登记在朋友名下,意图规避查处。

“对这起重大涉黑案审理节奏的把控,我们充分发挥了认罪认罚从宽刑事制度的优势。”福清法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彻底摧毁黑恶势力的经济基础,既要收缴显性‘浮财’,更要深挖隐性‘暗财’,坚决斩断利益链条,防止其死灰复燃。”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刑庭庭长刘洲说道。在审理此案中,刘洲带领合议庭其他成员经过缜密证据审查,依法判决没收了这套市值近2000万元的别墅。目前该房产已经进入司法拍卖程序……

在审理此案中,该院依照法律有关规定,对其中认罪的29名被告人简化庭审程序。对8名不认罪的被告人依照普通程序审理,聚力攻坚,使简繁得当、公正有序。

福建高院扫黑办副主任陈丰告诉记者,为持续加大对黑恶犯罪“打财断血”,今年,福建高院会同省检察院、省公安厅制定下发《关于办理黑恶势力刑事案件财产处置的证据指引》,精准指导全省涉黑恶财产处置工作。同时还把涉黑恶犯罪财产执行作为全省法院工作的重中之重,破解股权、林权、海域等拍卖处置环节的困难障碍,深挖隐性“黑财”,破解“黑财”收缴难题。

数据显示,自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全省法院判决涉黑恶犯罪案件259件1688人,其中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重刑率达50.49%;判处财产刑8542.33万元,摧毁黑恶势力的经济基础。

以大排查推动大治理。全省法院还聚焦重点领域、重点行业、重点问题开展涉黑恶线索大起底,发现并移送涉黑恶线索1284条。如石狮市人民法院在审理一系列信用卡车辆贷款纠纷时,发现部分被告系无明显消费能力却购买大量豪车。这一情况引起了办案法官的警觉,将该线索移送公安机关进行核查。后经侦查,成功破获了一起涉案42人的重大涉黑案。

深挖彻查摸排线索铲除黑恶滋生土壤

陈丰说,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二次推进会后,福建法院更加积极行动起来,加快拓展黑恶线索排查,针对涉黑涉恶案件审判中发现的监管漏洞和薄弱环节以案促建、以案促治。截至目前,全省法院已向有关部门发出司法建议196份,实现打击与防范、治标与治本的有机统一。

从“打黑除恶”到“扫黑除恶”,一字之差,有何区别?

“扫黑”就要铲除黑恶势力生存土壤,根治基层腐败,打掉“保护伞”。

全省法院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一方面,坚持从严惩处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犯罪案件,依法审结涉“保护伞”案件13件40人;另一方面,建立问题线索双向移送、反馈机制,移送涉“保护伞”问题线索72条128人,彰显了我省法院“有伞必打、有腐必反”的坚定决心。

随着打击的持续深入,涉黑恶犯罪呈现新的特点:一些黑恶势力把持基层组织、侵蚀基层政权,拉拢腐蚀党员干部;一些“村霸”和家族、宗族恶势力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严重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

对此,我省法院组织开展涉黑涉恶线索大起底、大排查,摸排黑恶势力犯罪线索957条;同时以高质量的司法建议为纽带,为社会管理薄弱环节堵漏建制提出建议,构建专项整治与系统治理、综合治理、依法治理、源头治理相统一的工作格局。

去年8月17日上午,莆田市涵江区某村委会原主任李新林为首的恶势力犯罪团伙案一审宣判,包括李新林在内的6名村干部被依法严惩。此案虽尘埃落定,但法官对案后的思索仍在继续:如何规范村居委会干部选举程序,防止黑恶势力向村居“两委”渗透?涵江法院向有关部门提出司法建议。

这份司法建议发出后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在2018年的村级组织换届选举过程中,涵江区严把换届资格审查关,推出资格联审制度,从源头上杜绝“村霸”、涉黑涉恶等人员混入村“两委”班子。全区完成10轮联审,有53名候选人因存在“负面清单”被挡在村级组织外面。

据记者了解,为深入推进标本兼治、源头治理,省法院已于2018年11月研究出台《关于建立健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司法建议工作机制的意见》。全省法院着眼于边打边治边建,已向有关部门发出司法建议25份,实现打击与防范、治标与治本有机统一。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