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首页

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核准一名麻醉抢劫罪犯

二月 27th, 2020  |  学习时代

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核准一名麻醉抢劫罪犯来源: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时间:2013-02-06
19:25:0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东北网齐齐哈尔9月23日电 陌生人给的饮料不要喝

中新网10月22日电
据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消息,10月22日下午,“1995年湖州特大抢劫杀人案”罪犯汪维明、刘永彪被执行死刑。

喜糖包裹的滔天罪恶——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核准一名麻醉抢劫罪犯

齐铁公安处提醒旅客谨防麻醉陷阱

最高人民法院审理被告人汪维明、刘永彪抢劫死刑复核一案,近日依法裁定核准汪维明、刘永彪死刑。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收到最高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后向汪维明、刘永彪进行了宣告,并于2019年10月22日下午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对汪维明、刘永彪执行了死刑。执行死刑之前,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通知汪维明、刘永彪的近亲属会见了汪维明、刘永彪。

本站讯
日前,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四川省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一名利用麻醉药实施抢劫犯罪的罪犯执行了死刑。
这是一起犯罪分子以自制的麻醉药糖为作案工具、以人员流量集中的火车站和汽车站为犯罪地点、以防范意识不强的农民工为侵害对象而实施的系列麻醉抢劫案件。罪犯肖某某,现年49岁,系四川省遂宁市某村村民。从2008年开始,肖某某为劫取钱财四处寻找配制迷药的方子,并曾去药铺购买镇静类的药物试吃,因药效不理想未能如愿。2009年,肖某某在一本书上发现用两种镇静类药片按照一定比例混合可使人很快昏睡,便四处物色这些药品。后肖某某在车站厕所内看见有小广告出售此类药物,即电话联系,花400元钱购买了两种药物共10瓶,拿回家进行试验,感觉药效明显,但因担心口感苦,容易被察觉,就想用糖的甜味来掩盖,随后买来一大包软糖,经反复试验,最后制成了其梦寐以求的麻醉药糖。为使阴谋得逞,肖某某事先策划了一套方案,即到车站寻找外出的农民工,以认老乡、同路等理由套近乎,之后请被害人吃饭喝酒,再以帮助摘柏树果做火锅底料为借口骗被害人至偏僻山坡,闲谈中掏出事先准备的糖果,自己先吃一颗无药的糖,将另一颗药糖交给被害人,并谎称是侄儿结婚的喜糖,待被害人吃下药糖昏睡后便下手劫取钱财。当有的被害人感觉糖果有苦味提出疑问时,肖某某以“人生就是酸甜苦辣咸百味俱全,现在的喜糖也做成各种滋味”为借口搪塞,让受害人放松了警惕。处心积虑的策划让肖某某屡屡得手,仅半年左右的时间,肖某某就单独或结伙在四川、重庆等地疯狂抢劫作案9起,致3人死亡,多人昏迷送医院抢救脱险,劫取被害人随身的现金、手机、火车票等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5000余元。
多行不义必自毙。肖某某不计后果疯狂抢劫的行径最终换来的是一颗正义的子弹,但3名无辜受害者的生命却已无法挽回。为避免这样的悲剧再次重演,法官提醒民众特别是广大农民工朋友,出门在外,莫忘安全,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只有提高警惕,加强防范,才能让犯罪分子无机可乘,才能保证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才能让家中的亲人放心。

近3个月以来,齐铁公安处接连破获16起麻醉抢劫案,涉案金额达10余万元。一些犯罪嫌疑人在列车上、候车室、旅店内将麻醉药放入饮料中诱骗旅客喝下,然后劫取钱财。国庆节将至,警方提醒旅客,在旅途中应小心犯罪嫌疑人布下的麻醉陷阱。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确认:1995年夏,被告人汪维明、刘永彪因经济拮据共谋前往浙江省湖州市织里镇抢劫,并纠集同乡王某保参与。后三人携带匕首至织里镇,因未物色到合适对象而未果。同年11月下旬,刘永彪到上海市找到在工地打工的汪维明,提议再去织里镇抢劫作案。11月28日,汪维明和刘永彪再次来到湖州市织里镇,入住织里镇晟舍新街闵记饭店旅馆203房间后,发现同房间的山东籍客商于某锋(被害人,殁年38岁)来此地收账,即商定劫取于某锋的钱财。次日,汪维明、刘永彪上街购买了一把羊角铁榔头和一段尼龙绳。当日深夜,趁于某锋熟睡之际,汪维明持榔头猛击于某锋头面部数下,随后刘永彪也拿过铁榔头朝于某锋头部猛砸数下,致于某锋颅脑损伤死亡。二人从于某锋身上仅翻出20余元现金,遂决意继续抢劫旅店老板。汪维明以结账为名将住在隔壁202房间的旅馆老板闵某生(被害人,殁年60岁)骗进203房间,二人用尼龙绳捆绑闵某生双手,将毛巾塞进闵某生嘴里,从闵某生手上劫得一枚黄金戒指,后汪维明持榔头猛击闵某生头面部数十下,致闵某生严重颅脑损伤死亡。尔后,汪维明进入202房间,向闵某生之妻钱某英(被害人,殁年56岁)逼要钱财未果,即持榔头朝钱某英及其孙子闵某(被害人,殁年12岁)的头面部猛砸,致钱某英、闵某严重颅脑损伤死亡。刘永彪、汪维明一起在202房间翻找出现金100余元逃离。

9月6日晚21时许,齐齐哈尔站值勤民警在巡视中发现:候车室二楼北厅有一中年男子躺在椅子上昏睡,旁边放着一部爱立信388型手机,地上散落着90多元钱。23时,这名男子才清醒过来。经询问,此人叫李建,是河北省深泽县某医药公司业务员。当日17时许,他在车站附近吃饭时,一名自称也是河北人的中年男人主动和他搭话,说自己是做煤炭生意的,这次来齐为了要账。吃过饭后二人来到候车室,那名中年男子买了两瓶饮料,李喝下后便失去了知觉,醒来时发现内衣口袋被刀片割破,7900元现金被盗。经过警方侦查,犯罪嫌疑人关洪礼被擒获,他供认了利用麻醉抢劫的全部犯罪事实。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汪维明、刘永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暴力手段劫取他人财物的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汪维明、刘永彪结伙持械抢劫,致四人死亡,犯罪性质恶劣,情节、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极大,且均系共同犯罪的主犯,应当依法予以严惩。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追诉决定,审判程序合法。据此,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第一审对被告人汪维明、刘永彪判处死刑的刑事裁定。

6月中旬,在站前某旅店内,旅客王某和于某同住一室,王某是泰来县个体经营者,于某自称是吉林市化肥厂供销科科长,他来齐市是寻找一个化肥总代理,王某求财心切,就请于某喝酒,想成为这个代理人。吃饭回旅店后,于某以解酒为由,劝王某喝下了一瓶“露露”饮料。王某喝下后迷迷糊糊,感到于某将自己的项链、手机和钱包等价值近2万元的物品拿走。当警方抓住于某后,于某供认,王某在旅店脱裤子睡觉时,放在内裤内的现金被于某觊觎而遭毒手。

8月11日,在海拉尔开往齐齐哈尔的列车上,一个戴金丝边眼镜的男子与下铺的单身旅客辛女士一路攀谈,在外人看来,两人俨然是对情侣。其实,两人根本不认识,这个男子编造自己是做木材生意的商人,吹嘘自己很有钱,用花言巧语骗取了辛女士的信任。晚上辛女士喝下了这个男子递给她的咖啡,喝后她有些困倦,就躺下休息,等她再清醒时,发现白金戒指、三星手机和现金4000元钱不翼而飞。

据了解,麻醉抢劫作案手段通常是坏人事先将麻醉药放入饮料等饮品中,骗被害人喝下,然后伺机抢走被害人的财物。因此,旅客在旅途中不要吃或喝陌生人的食物,并收好自己的食物和饮品,如果睡觉或上洗手间,离开前要收藏好自己的食品,要记住存放状态,回来时一旦发现自己的食物被人动过,就不要再吃,以防不测。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